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唯恐有闻 > 正文

一个人的旅游

时间:2018-04-17来源:三国王者网

说是一个人的旅游,其实是不对的,因为我们有四个人呢!但是说我们的旅游,就更不对了,因为我们都是陌生人呐!没错,在我那多灾多难的九月,十月即将敲门的时候,我就有目的结识所谓的驴友,并很仔细的选择一起出行的人。

很快,一个二十五六岁,自称经常出门当背包客,睡帐篷,爬海拔几千米的高原的男孩进入我的法眼,为什么称他为男孩呢?因为他说没谈过恋,这个男孩唤为笔。而我被笔发过来的一系列美景美图完全吸引了眼球,再加上笔款款而来的精彩讲说,整个已被勾走,并且下定决心跟着他一起去他们正在的景点---徒步七藏沟。一个笨笨的傻傻的就这么心有向往的按照笔的贴心提醒,一样一样的备齐徒步装备。

最初,我认为笔应该是一个贴心,暖暖的男孩。在我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笔愿意大晚上的在窗口那边敲击键盘为我讲解旅途会遇到的情况,会发生的际遇,所以要准备哪些装备,哪些物件。让我一度产生原先认识的男生都是猪脑子,都不体贴的想法!

我刚刚说了最初,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着实不痛快,改变了看法。我的是市场调研,任职督导,这份工作是我正式踏入社会,并认真投简历,认真面试、复试,最后焦急入职通知的工作。从内心来讲,离我的家也近,十几分钟就可以到家,并且公司的工作氛围,发展前景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为了能最快的融入工作,更快的把项目做上手,我经常自愿留下来加班,哪怕花的久一点,我也要把交到我手里的项目做得仔细一点,认真一点,让客户满意。说一句题外话,因为工作,我与交往了差不多两年的男友分手了,原因是我加班太癫痫病发作的时间晚,他不愿意接我,更认为我加班是一种愚蠢的做法。这让我彻底认清了眼前这交往了两年的男生是不会给我一个的未来的。十月来临前几天,我的中病毒,被人盗号,以致于内所有人被删除,笔便打电话质问我:你是什么意思,不去了吗?而我忙于工作,压根不知道他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直接回他说:有什么事中午再说,我现在很忙!笔大怒:忙!你以为就你忙,别人都不忙,你能忙什么呀,才21岁,我也是放下手里的事情来问你的,你不去就不去,删我干什么!这瞬间,笔在我心里的形象翻了个天,我来不及思考,他就不说话了。我连忙打回电话:我去啊,装备都买好了,我为什么不去啊,被盗了我不知道。这是个误会!于是误会从这里一直延伸到我们旅行.......

忘了说,除了我跟笔,还有笔的哥哥和嫂子,四个人将踏上七藏沟之旅。

跟笔的第一次见面,是从他的车里下来,他为我开门的瞬间。大概是偶像剧、韩剧看多了,以为跟男生出门,男生肯定是各方面都会照顾一下女生的,可是我忘了,面前这个高高瘦瘦的男孩没谈过恋爱,不知道照顾为何物的。我们出发的那一晚,我没吃晚饭,准确的说,为了能晚上准时出发,我中午没吃饭赶项目,晚上没吃饭收拾背包,到他们接到我时,我甚至来不及在楼下面买一根鸡腿吃。我们中途在一个加油站停车休息,笔跟他哥哥去了超市买吃的,回来的时候笔的手上拿了一根热狗,问我吃饭没,我说晚上没吃晚饭,然后就没了下文。我以为的那种:你等等,我去帮你买吃的!到底还是我以为。我就那样整整饿了一天,直到第二天到达松潘吃上了一碗羊杂汤,那一瞬间觉得,没有比这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个汤更好喝的东西了。( 网:www.sanwen.net )

我们真正背包的日子是到达松潘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吃了松潘有名的早点:牦牛包子,肉比较劲道,说是吃了浑身都是力气。然后坐着师傅的车子到了阿翁沟的入口处,背着背包加入了七藏沟徒步旅行队伍。慕名而来的人还真不少。

路途有多难,在一条必经之路上有一条宽五米的河,没有桥,只有一根光滑的木头夹着岸两边,之所以光滑,因为走的人多了,也就光滑了。我背着相机,还没上桥,就已经开始抖腿了,可是笔早已经过桥,并且都不带看我一眼的,最终放弃,强忍泪水,鼓起勇气踏上不归桥,我写到这,眼里的泪水已经在打转了,因为我在桥上走了五步就晕桥了,身体直往河里掉,想着身上的相机不能进水,就用蛮力把往后逼,还没回到岸边,半个身体就要滑入河里了,幸亏我身后的美女反应迅速,拉着我穿的衣服领不放手,她一边哀嚎一边用力:啊,快点,我拉不住了,要掉了。反应过来的我赶紧扒拉扒拉的拉着野草爬上岸。上了岸,我依然心有余悸,抬眼望向对岸,渴望带我进沟的笔能冲过来,哪怕说一句没事吧,我也就不会觉得害怕了,可是没有,他就站在对岸,不动不说。还是笔的哥哥赶紧放下背包,走过来拉我过了河。从这里开始,我知道后面的路我只能靠自己。这样的独木桥后来有差不多四处还是五处,宽窄不一样,每次心里害怕得好想大哭,但最终好歹我证明了我能行。

头脑昏昏沉沉,只记得低着头跟治疗癫痫去哪好前面的一直走一直走,都不知道前面的人是笔他们还是其他人,在进沟之前,笔说过怕我受不了海拔四千五百米,怕我受不了路途艰辛,结果是我一个人在前面走的无比欢快,而他们走一百米休息五分钟,对了,我们这一天要徒步走20公里才能到达搭帐篷的地方。我开始一个人赶路,跟着走得快的帅哥,美女一起,一路欢歌笑语,连一个话都没聊过几句的人都会对我伸出手,叫我小心这小心那的。半路渴的受不了就一直想喝河里的水,好心的爷爷说:小妹,你的肠胃好不好,不好就不要喝哟。看着一直流淌的水,我还是拿手舀了两口匆匆喝下。一旁的大哥跟着也喝了一口说:挺好的水,但杂质太多。我呵呵蛮傻的回应他的话,其实我想说哪有啊,挺甜挺干净的呀。

我停在一团厚的像一团棉花糖的白云下等着笔她们,一边幻想白云一样的棉花糖正在被我一口一口的吃掉,一边幻想待会笔他们来了,我要喝蒸馏水。看着马队接一连三的从我身边走过,就是看不见笔他们,我开始着急,因为渴的受不了,又不能一直喝河水。于是我盯着不远处大哥手里的矿泉水,很可爱的走过去伸出手讨水喝,大哥说:只有这么一点了,呐,都给你吧。都说在旅行中会收获很多温暖,这算其一吧。我意识到不能自己一个人走,要跟着笔他们。等到他们终于过来了,就一直跟在笔的身后,笔说:你的体力还多好,我真觉得自己老了。我默默无语,跟在后面亦步亦趋。路途变得艰难漫长,遥遥无期的盼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崎岖山路。幸好丛林里有脚踩上去发现是十厘米厚的绿植,用手覆盖上去,松松软软的,好歹让我找到一丝乐趣,玩得不亦乐乎。

笔他们负重几十斤羊癫疯症状走了差不多十公里,从天没亮走到下午三点多。实在累的慌,却只能席地而坐几分钟,因为坐久了就起不来了,不再想走。路上很多人看到你,都会冲你微笑,说加油,于是一路上看到有人很累的时候我也冲他们微笑,那个好心的爷爷熟悉我就调侃我说:小姑娘,你跑的倒是蛮快的,追到我一次又一次。我就说:爷爷,你好棒,加油,待会我又来追你。把爷爷逗的哈哈直笑。下午的阳光普照大家,令人窒息,在太阳的呵护下,驴友们一步一步的迈向营地。

我们到了营地后,马夫师傅赶紧烧了火,本来是小火的,愣是被我放了很多油柴窜成了大火,笔也凑过来脱了鞋烤袜子。一个大哥看见大火后,手里拿着两根女性裤子冲了过来,原来是想给他的媳妇烤裤子,他家媳妇在路上两次都摔倒在水里了,带去的两根裤子都湿透了,而且还是在他那么保护媳妇的情况下。我看见她家媳妇脸上洋溢着幸福靠在他们的帐篷那儿,看见我在望她,她就冲我微微一笑。我的鼻头酸酸地,想起要落水的那一刻,想起被马撞到在地的那痛楚,想起我身边烤火的男孩无动于衷的样子,我真心觉得活该他一辈子单身。

一个简易帐篷就是我们睡的地。晚上有多冷,我采访了一个大哥,听他怎么回答的。大哥:昨晚你睡得香不香,冷不?“哈哈哈哈,小妹,这么跟你说吧,今早起来,头发都冻成冰了,你说我冷还是不冷。那马儿跑过去跑过来,隔个帐篷在你耳边嘶吼,你说我睡得香还是不香”。就是介么个情况。笔跟他哥哥说冻成狗了,我想说狗都没我们冷。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篇。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