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犹草芥也 > 正文

来生盼月圆

时间:2018-04-17来源:三国王者网

来生月再圆

王大花今年近九十岁了,老人身体硬朗精神矍铄,走路的时候,拐杖也不用了。人家远远地传话,她能听得一清二楚。她家的门前,是一个大大的菜园子。她打从嫁到这里的时候,就开始学会种田。园子是一幅色彩斑斓的水墨画,青青的辣椒,紫色的茄子,绿绿的空心菜,在微风中婆娑起舞。她的菜是吃不了的,她育有两男五女,现今大都在城市,节假日儿女们轮流来看望老人,她的无公害的绿色蔬菜就无私贡献给了子女。他们临走的时候喜笑颜开,她也乐得开怀大笑。

老伴先她驾鹤西去,王大花闲暇的时候,精神上有点落寞。在萤火虫漫天飞舞的空,天上繁星点点,那田野蛙声如潮,一轮悬挂遥远的,老人不禁吟诵:“蝉唱蛙鸣夜未央,朦胧月色浸疏窗。凭轩望月独彷徨,鱼雁不来音信杳,锦书成摞寄何方?万千心事托黄粱。”不禁老泪从横,她那段刻骨铭心的情,让她感概万端。

王大花的是一个大财主,生下她姐弟两人,她从小就是家里的小公主。小时候,那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她的头发闪闪发光 ,她的白的长发和她的深绿色的衣裳在她的身上轻轻地飘着;她像鄱阳湖清澈的湖水那样发出光彩。这个湖边的姑娘新鲜得像刚下的雪,娇艳得像盛开的石楠,活泼得像一只羔羊。父亲经常带着她出入各种社交场所,宾客被她的容貌陶醉了,被她的高雅的气质迷恋了,她的甜甜的天籁之音让宾客回味无尽。

花开花落,匆匆流逝。王大花出落得成了大姑娘,她说话的声音轻柔婉转,神态娇媚,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实是个出色的美人。当地的达官豪绅的公子,追求她的人门槛都踏破了。落得王大花的父母整天笑得合不拢嘴。

王大花最后把绣球抛给了本村的的后生王大拿。王大拿的父亲也是当地的土豪,有点沾花惹草。王大拿长得确实像一个白马王子。一张堆满了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里皎洁的上弦月。王大拿不像父亲那样好逸恶劳,他心地善良,对穷人特别同情。他在家管理着十几亩良田,要是穷人交不起租钱,他就让人家欠着,也不在意人家还与不还。他被当地的百姓成为“大善人”。王大花爱慕的就是他的心地善良。两人经过媒妁之言,确认了恋人的关系。从此两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网:www.sanwen.net )

王大花与大拿两人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知心的话儿“大拿哥,假如有一天我变老了,黑发变成了白发,脸上满是皱纹,走路拄着拐杖,您还爱我吗?”“大花,你别乱说,好叫我!我会用我的真情呵护您一辈子!”天上的羞答答地躲进了云朵里去了,晚风轻柔儿童癫痫小发作地贴在耳畔轻轻地吟唱。大花动情地躺在大拿的怀抱里。大拿紧紧地抱着他的大花妹妹,闻着她的发香,轻轻地吻着她的前额。

“大拿哥哥,你是独生子,假如我以后跟你生了一个女儿,你嫌弃我吗?你想娶姨太太吗?”“大拿哥哥,我不喜欢你有其他的”“大花妹妹,哥哥今生就只喜欢你一人。那要是生了女儿,我喜欢她长着像你,以后会嫁个帅小伙。那要是生了儿子,那就希望像你老公,会迷倒很多漂亮的姑娘。”“大拿哥哥,你好坏呀!”两人动情地深深地吻着。

两人终于手牵着手,走进了的殿堂。双方的父母由于门当户对,大家都开开心心。婚后的生活,大拿把大花视作宝贝,对大花体贴,溺爱着大花,仿佛大花就是大拿的小宠物。他总能及时赶走大花偶尔冒出来的坏情绪。天天晚上抱着大花睡觉,给大花做枕头,让大花有一种的。“大拿哥哥,人家都说牛郎织女恩恩爱爱,你比牛郎还好。我天天好开心,好啊!”“大拿哥哥,我总觉得有一种预感,那天你终将会离我而去,到他乡去生活。”大拿捂着大花妹妹的嘴,两人深情地耳鬓厮磨,这就是大拿给她的大花妹妹最好的答案。

此时是一九四五年,在这年的八月,大花生了一个宝贝女儿。女儿有一张胖乎乎的脸蛋,两串弯弯的眉毛;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个小巧的鼻子;一对菩萨耳,一个肉嘟嘟的小嘴巴;在嘴巴下面还有一个圆鼓鼓的双下巴。双手胖乎乎的,十指有短又粗,真可爱。女儿给全家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只是重男轻女思想浓厚的公公和婆婆心里郁闷,公公还迷上了鸦片,隔三差五到烟管逍遥一会,婆婆看在眼里也无可奈何 。

这年农历八月中旬,家家户户燃放鞭炮庆祝小日本投降了,中国人终于告别了亡国奴的生活,翻身当家作主人,人人扬眉吐气。大花和大拿在大街上扭起了欢乐的秧歌舞,鼓声震天,,热闹非凡。村里开展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活动。大拿的心地善良,老百姓看在心里,就没有批斗大拿,只是把他家的田地分了。这样大拿就显得更加轻松自在,生活虽然穷了点,但夫妻两人恩恩爱爱,生活倒也幸福美满。

好景不长,刚过了几个月,转眼已是隆的季节。内战的阴影已笼罩着全国。大花和大拿脸上也起来,窗外已飘起了雪花,姗姗来迟的雪密密匝匝,在灰暗的天空中急速地落向地面,凌空划过无数道弧线,随风旋转,飞舞,犹如从天而降的柳絮,一时弥漫天空,仿佛天女散花。无穷无尽的雪花从天穹深处飘落,如同窈窕的仙女穿着白色的裙子,用的舞姿向所有的生物致敬。此情此景,大花和大拿心里充满着无限的向往。这几天他身边发生的事情,让他烦躁不安。

原来国民党兵临溃败,为了补充兵员,在村子里到处抓身强力壮的男人去充当炮灰。大拿白天躲进山洞,晚上偷偷回到家中。一九四七年农历十二月初五的深夜,一阵急促的敲门癫痫病有何症状声,让人没有回旋的的余地。大花预况不妙,赶忙叫丈夫找个地方躲起来。哪知门被四五个彪形大汉踢开了,大拿还没有明白过来,就被五花大绑抓走了。的夜空中只留下了大花声伤心欲绝的哭喊声。

大花自从丈夫被抓走后,整日以泪洗面。“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柳满画楼。”她对丈夫的激情,整天在的夜里燃烧,寂寞何时才有尽头。有时半夜醒来的时候,把那枕头就当成了夫君,还悄悄地跟她说着情话。大花的公公自从儿子被抓以后,整日出入风月场所,醉生死。他一回到家,就埋怨自家该绝后了,说着说着竟挤出几滴老泪,婆婆也整天唉声叹气。你听,大花的公公又在唠叨“我这一辈子,怎么这么晦气!娶了媳妇不生带把的种,这扫把星还有克夫的命,如今儿子没了,这个家也就完蛋了,我叫以后怎么活呀!“

这话被传到村上多嘴婆的耳朵,多嘴婆形如圆规,颧骨高高突起,薄薄的嘴唇说去话来就像一挺机关枪,老远见着大花的公公就大声吆喝着:”老爷,是不是想抱孙子了。小少爷走了,我看你今生也没戏了!“”要不老爷把我娶了,说不准还能跟你生个小公子哥儿呢。“多嘴婆满脸的皱纹,皮包着骨头,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僵尸,她只不过是打趣大花的公公。“不过我看呢,并不是没戏,只不过看你老爷愿不愿意?”说着贴近在大花的公公耳畔,如此嘀咕了一阵。

大花的公公开始脸色变成了猪肝,慢慢地平和了下来。多嘴婆临走的时候,还拿走了公公桌子上的一双皮手套,临走的时候还笑眯眯地说“等生了个胖小子,倒时候记得请我喝喜酒啊!”今晚月色叫人沉醉,明月的余晖照得大地充满着柔情,夜深人静的时候,大花躺在床上着不知是死活的丈夫。这时一个幽灵正蹑手蹑脚地靠近大花的房门,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花的公公。白天听从了多嘴婆的馊主意,现在大花身上使着色心。

大花的公公想着,反正儿子刚被抓走,儿子生死不明,杳无音信。何不趁这机会,跟媳妇怀上一个,在世无后为大啊!那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村上的唾液都会淹死人啊!公公说到做到,就悄悄地撬动着大花的房间的门栓。大花开始以为是夜半时分猫在捉老鼠,那知感觉有点不对头,她惊觉地爬了起来,点上灯,公公堆满一脸的淫笑,正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她身上扑来。她似乎感觉到公公急促的呼吸声。

大花年轻貌美,村上有几个年轻的后生常打着她的坏主意,大花对他们从没有好脸色。那知这天杀的公公竞要老牛吃嫩草。大花慌乱之中,想到自己年轻,千万别让这禽兽得逞。她的心随即冷静了下来,想着对付公公的计策。她看见女儿熟睡在身旁,她偷偷地狠狠地捏着女儿的屁股,让女儿大声凄厉地啼哭。女儿在床上解了大便,大花把女儿的大便抹在自己的脸上,女儿的哭声惊动了婆婆,公公看着这般光景扫兴地离去。婆婆急急忙忙赶了过来,看着自己癫痫病发作的原因的丈夫偷偷地离去,顿时明白了。

大花从此不敢在婆家居住,她怀着无限的委屈搬到娘家去住了。她的心里坚信着自己的丈夫一定会回来的。那大花的丈夫被国民党押上船以后,在茫茫的鄱阳湖中央,他绞尽脑汁想着逃脱的计谋。在半夜时分,他趁当兵的酣睡之际,把反绑着双手的绳子在桅杆上不停地摩擦,手掌被磨出了鲜血,难忍,头上疼得大汗淋漓。他终于挣脱了缰绳。他从小生活在湖边,水性好,就像一个野鸭子,在水中如履平地。他从船上往水里,纵身一跳,“扑通”一声,箭一般地游向远方。

声音惊动了船上当兵的,他们拼命地朝水里开枪。大拿躲进了芦苇中,口里含着芦苇管,在水底下静静地呆着。他捉摸着船已走了老远,他拖着疲倦的身躯,慢慢地游向了湖岸。体力的透支,饥饿侵袭着他,他终于晕倒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几个带五角星帽子的当兵的人,在他的床前静静地守候着,还给他端来了香喷喷的面条。

大拿以为又落进了那当兵的虎窝,心想这回终究逃不了,还以为那面条是断头饭。大拿心里又想起了大花和女儿。这回纵有三头六臂也难逃魔掌。他闭上眼睛,饭也懒得吃,着死神的降临。心里在祈祷“花儿,今生再也不能与你相见!我在保求你们母子平平安安。来生我还希望跟你做夫妻。“大拿正想着心事,一位腰挂驳壳枪的的军官走了过来,和蔼可亲地对他说:”老乡,别害怕!我是解放军,是咱老百姓的救星。有几天没吃东西吧!趁热把这面条吃了吧,好好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吃饱了饭去狠狠地揍一揍抓你去当兵的反动派!“

大拿用手擦一擦自己的眼睛,觉得这是在。他捏一捏自己的脸,感觉有点疼。大拿感觉这伙兵跟抓他的兵有着天壤之别,感觉这里的兵平易近人,把他当兄弟看。大拿感觉自己得救了,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他吃得饱饱的。当官的就跟他交流起来,大拿把自己的情况娓娓道来。大拿说完后,那当官的告诉大拿,这里保证有你吃的粮食,你在这里好好呆上几天再走吧,这里到处都是你的好兄弟。大拿在这个部队呆了时日,感觉这里的人亲如一家,生活虽清贫,但是他们个个乐观向上,朝气蓬勃,纪律非常严明,从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几天后,那位首长见了大拿,问他对这支部队的印象如何?首长希望他留在部队,他没有半点强迫,还和蔼地对他说如果想回家,还给大拿路费。

大拿想到自己呆在家里,尽管有老婆和女儿相陪,说不准在半夜三更又要被国民党兵抓走了,想到这有点不寒而栗,就这样大拿加入了了解放军。他程度高,作战勇敢,为人亲善,头脑机智,几场战斗下来,就被提拔为班长。他每当明月高高挂起,他遥望夜空,此时此刻思绪万千,繁星点点跨越银河能否与大花相见?不怕遥远只盼此刻在大花身边,往事如烟魂牵梦萦,增添浓浓的无限的思念,追寻万年今生对大花的情缘不变。为了怎样治疗癫痫小发作淡化这思念,他在战场上拼命英勇杀敌。不久,他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还当上了连长。

他战斗之余,开始给妻子写信,信中说“亲爱的大花,我的爱妻,好你和女儿。你在家中深受磨难,我深深地表示歉意。我经过九死一生,如今为一名解放军军官。等我再立新功的时候,我一定把你和女儿接到部队来生活。我爱你至死不渝。今生能遇到你这样好的妻子,是我大拿前世修来的福分。假如我在战场牺牲的时候,你就找个好人嫁了吧!”落款是爱你至死不渝的大拿。

大拿的每封来信,都被他父亲截了下来。禽兽一般的父亲,每回把来信烧了灰烬,还回信说大花已经嫁人了,还跟别人生了小。他还跑到大花那里谎称说儿子已经死了,是被国民党的兵打死的,请大花赶紧嫁人吧!

大花听到公公的话后,身体瑟缩着,心也在颤抖,胸口堵得慌,伤心的泪水夺框而出。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彻云霄,听了叫人心寒啊!。两岁的女儿也跟着哭喊了起来,大花的父苦口婆心安慰着。大花想着与丈夫昔日的恩恩爱爱,如今阴阳相隔,想着还有一个两岁的女儿嗷嗷待抚,大花哭得更加伤心。每回清晨醒来的时候,枕头都被泪水沾湿了。

大花为了讨生活,就嫁给了一个庄稼汉子曹大牛。曹大牛父亲死得早,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抚养成人。他除了侍弄着庄稼,还上户卖秧苗,生意好的时候,饭后拿着筷子敲着碗,地唱了起来。要是遇上秧苗卖不完的时候,他就回到家大声骂人,从娘骂起一直骂到大花,大花只能躲在暗暗的角落,想着昔日与大拿甜甜蜜蜜的日子,她暗暗地在流泪。最繁重的活计就是做面条,这需要很多的人工活,每一道工序都需要付出艰辛的汗水,往往是清早做到夜半。大牛稍休息一会儿,就挑着沉重的面担上户叫卖。一趟买卖下来。,往往挑着一百几十斤的重担来回走着一百多里的路程。大花的日子就这样熬着。大花与曹大牛一九四九年十一月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大拿此时是营长了,部队给了探亲的假期,归心似箭,回到家得知事情的真相,他只能从心底祝福大花的新生活会越来越好。他怀着无限的离开了家。他从此再也没有来过这个曾生他养他的家,他在部队也终生没有再娶。她的父母去世的时候,他也没有来过。

大花也得知前夫的消息,就尊重他的建议,把大拿的女儿送到那里赡养。大婶前后育有两男五女,二零零六年十月,大牛驾鹤西去,大花也已经有八十岁岁的高龄。她的前夫退休前是军分区的司令员,如今身体也很硬朗,多次邀请大花前去相见,并说今生不想见死不瞑目。倔强的大花谢绝了大拿的请求,大花说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现在她生是大牛的人,死是大伯的鬼。假如有来生,她愿做大拿的妻子,与女儿一起相亲相爱一辈子。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