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羰基生物 > 正文

毕业旅行

时间:2018-07-12来源:三国王者网

1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隐约可以看得到些许从窗帘缝隙中闯进来的阴冷的月光,舍友都在呼呼大睡。

我用力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然后习惯地摸起放在床头的手机,点亮屏幕,才午夜12点。

生物钟这东西真可怕!

记不清是第几次在这个点醒来了,而我似乎也已习惯,每次醒来后睡不着时,我都会习惯性漫无目的地点击、滑动手机屏幕酝酿睡意才能重新入睡。

忽然,QQ的消息弹框出现到屏幕上,是我高中时一个关系很好的学长达哥发来的消息,我随即点击进入。

“海,我们毕业旅行想去青藏高原,现在你还在那边吗?”

“嗯嗯,在的,这段时间都没什么事,过来吧,带你们装B带你们飞哟!”

自从高中毕业后我和达哥就再没见过面,这次他要跋山涉水从千里之外过来,我心里很是高兴,期待他们的到来。

2

雪之于南方人来说,是一种曼妙的风景,如果能够看到雪、踩到雪,那真的是一次极棒的体验。

这次达哥他们过来,我想给他们留下一些记忆深刻、或者是值得将来回味的东西,所以我打算带他们走一段“特殊”的旅程:去登雪山!

Z雪峰海拔5300米,峰顶终年积雪,海拔适中,是众多旅游爱好者登山探险的理想场所。

对我而言,出行之前必需的是做好攻略,尤其是这次,除了达哥和我,还有几个达哥的朋友,所以,我各方面都要准备得妥妥贴贴的才行。

拉直腰板伸展双臂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欠之后,我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晚上的11点钟,睡意袭来,我的眼睛已经疲劳得有些热辣辣的刺痛。

攻略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再找个司机包个车就完事了,明天直接联系车队韩队长,跟他预约好就可以。

于是我决定先美美地睡上一觉。

3

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午夜12点。

医学上解释这是生物钟的关系,而我觉得我可能是有“病”。

我特别胆小。

我很怕黑,当置身于黑暗中时,我的脑子里就会疯狂地切换出各种恐怖、惊悚的画面,那些吓人的画面是我在平日里、或者是在影视剧中看到过的。

朋友都开玩笑说,可能是我小的时候被吓到过,把我胆子给吓破了。

现在即使是在学校和同学睡在一个寝室里,我一样害怕,每次半夜醒来的时候,他们都睡得死死的,整个房间黑乎乎的,冷冷清清。

老天仿佛也是在跟我开玩笑一样,我越是害怕半夜醒来,它就越让我在半夜醒来,而且每次都是那个点:午夜12点整。

我曾经想过各种办法,都不奏效。所以我现在每天晚上都会熬到很晚,直到很困很困了眼皮子实在撑不开了,我才会闭眼睡觉,希望借助疲劳、困意一觉到天亮。

但是并不会,经常明明感觉自己睡了好久,但醒来的时候却仍旧是午夜12点。

4

一如既往,我在黑暗中摸起床头的手机玩弄起来。

这时,韩队长给我发了QQ消息过来:“小海你好,西北旅游进湖南哪个癫痫病医院好入旺季,需要用车的话直接跟我说,身边同学需要的话也请你帮忙推荐一下,谢谢你啦!”

“正好,这个周末我要和朋友去Z雪峰,到时候你过来把我们拉上”,我随即给他回了过去。

韩队长出现得正是时候,车约好了,这下去Z峰的攻略就算是完成了,我好不容易才酝酿起来的一点睡意瞬时被这股乱入的成就感驱散得干干净净,半夜三更的我的脑子竟变得异常清醒!

就在这时,突然从寝室独立卫生间里分明地传来“哗啦”一声冲水的声音。

“军儿,你特么半夜上厕所动静能小点儿吗!”不知道锋哥是被吵醒了还是在说梦话,大声吼了一句后他又继续呼呼大睡。

我看了一眼军儿的床铺,他在床上熟睡着呢,于是我又逐个确认了其他人,一个个都在床上死死地睡着呢,哪里有人上什么厕所!

我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地打起鼓来,浑身敏感得汗毛都立了起来,大热天的冷得我瑟瑟发抖,很困了,也不敢闭上眼睛睡觉,我生怕一闭眼的功夫就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冲到我眼前……

我也不知道自己后来是怎么睡了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看到照映在窗帘上的金黄色的太阳,我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5

火车提前到站,我去到火车站的时候达哥他们已经下了车在那边等我了。

计划之中,他们一行4人,达哥和他的朋友睿哥、媛姐、瑶姐,我一一与他们握手,并欢迎他们的到来。

他们似乎对青藏高原很感兴趣,一边走路一边围着我询问这边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好吃的东西、以及接下来几天在这边生活需要注意哪些事情。

特别是媛姐和瑶姐,“据说这边太阳好大,你们平时在这边都是怎么防晒的呀……用的是哪一款的防晒霜……是不是度数越高的越好啊……”

我只好逐一详细回答他们,看着他们一个个看着我会意地点头,我顿时心里暗自得意,觉得自己这几年在青藏高原没白呆。

周五我一天满课,按计划我去上课,他们自己在市区逛逛、吃吃,正好可以让身体先适应一下这边的海拔。

他们建了一个QQ群,叫“高原进修”,还把我拉了进去,他们把在这边玩时拍的照片都上传到群里,看着照片里的他们玩得那么开心,我心里也感到满意。

6

周六一大早,我们在约定地点见面,韩队长也准时开车过来接上了我们。

Z峰距离市区虽然不到200公里,但是,由于几乎全程都是高原盘山公路,走下来耗时需要将近6小时。

我们去早晨5点天蒙蒙亮时出发的,到达雪峰时应该是上午的11点左右,再算上爬山和下山的时间,当天去当天回是赶不及了,我们计划爬完雪峰后在当地民宿住一晚,第二天再返回市区。

可能是早上起太早的缘故,我刚上车没多久困意就开始阵阵袭来。

睡了不知多久,我被冷醒了,我的后背、手、脚都冰凉凉的。

我揉了揉眼睛醒了醒神,车里还是灰暗暗的,车窗外的天空依然是蒙蒙亮。

“我明明睡了挺久的啊,怎么这天还是跟上车那会儿一样,还没亮开来呢……”我在心里犯起嘀咕来。

我环视了一眼四周,达哥他们也杭州哪里治疗癫痫最好都在睡觉,只有韩队长在聚精会神地驾驶着汽车,耳朵只听到汽车发动机一阵一阵爬坡的发力声。

寒气逼人,冷得我瑟瑟发抖,直到我把准备好的爬雪山用的大棉袄穿上时身体才慢慢地停止了抖动。

与此同时,我突然萌生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很强烈的熟悉感,感觉很熟悉,但又说不上具体是什么东西让我产生的这种感觉,绞尽脑汁想到脑仁发疼也想不出来。

7

上午10点40分,车子抵达Z峰脚下,一路的舟车劳顿竟然在下车的一刹那消失得干干净净:爬雪山啦!

冰天雪地,白雪皑皑,银光熠熠,一条条山脊宛如一条条飞舞的玉龙,壮观至极。

达哥他们很幸运,第一次见到雪就来到如此晶莹白雪的世界,他们很是兴奋,特别是媛姐瑶姐,她们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边走边看边玩,还要拍照片……

“注意安全啊!”韩队长朝着已经走远的我们喊了一声,就上了车,他留在山脚等我们下来。

雪峰上气候玄奥莫测,刚才还蓝天白云,银光熠熠,不一会儿竟狂飚大作,飞雪漫卷,真令人胆寒心惊。

而达哥他们不仅丝毫没有忧虑之心,反而更加兴奋了起来,两个女生更是激动得尖叫,“下雪啦,快,快帮我们拍照片,拍好看点啊!”

我只好忧喜交加地帮她们拍着照片,“你们小心……小心点啊!”

8

我们到达Z峰大本营的时候夕阳刚好西下,晚霞轻飞,山顶晶莹的白雪熠熠闪光,时而殷红淡紫,时而浅黛深蓝,精彩至极!

“我和媛儿去那边拍几张!”瑶姐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后,就拉着媛姐跑去了,或许是她们发现了更美丽的风景。

阳光一旦减弱,雪山上的温度便骤降下来,使得本身寒冷的雪山更加严寒。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刹那间,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在我的心里充斥着,我苦思冥想,依然是想不出来是什么。

罢了。

“我们该下山了,不然等会儿天该黑了!”我向达哥和睿哥提议道。

“好!”他们表示同意。

9

“媛姐瑶姐呢?”我忽然发现两个女生不见了,连忙问道。

“刚才还在那边拍照片呢。”

“你们在这等一下,我过去看看!”

说着,睿哥转身向刚才媛姐瑶姐拍照片的地方走去。

如此良辰美景,流连忘返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再加上这块儿不大,迷路是不存在的,所以我并不担心什么,而是和达哥一边欣赏美景一边畅谈人生。

谁曾想到,睿哥过去有好一会儿时间了,不仅人没找到,反而他也不见了!

这下我和达哥坐不住了,我俩一起边跑过去边喊他们的名字:睿哥、媛姐、瑶姐……

我们跑到刚才媛姐瑶姐她们拍照的地方,连个人影也没有,大声喊也没有回应。

达哥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一个方位一个方位地试着,但还是一点信号也没有,我的手机也是。

这下我彻底慌了,他们去哪里了,天马上就要黑了,怎么办?<看癫痫哪家好br>

10

“海,我们分头行动吧,半小时后,不管各自有没有找到人,都要回到这里会合!”达哥向我提议道。

“可是……”我因担心新的状况发生而凝噎。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天马上就要黑了!”看着天空金黄的火烧云开始变成墨色浓云,达哥毅然决然地说道。

“那好吧。”眼前似乎也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所以我选择同意达哥的建议。

我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疯狂地到处跑、到处喊,但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如约返回原来的地方与达哥会合。

然而当我回到原地时,达哥也不见了!

“达哥……达哥!”我冲着四周用力喊去,但是白雪皑皑的山地并没有丝毫回应,周围寂静得令我心里发慌。

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11

看着眼前一片雪白的山坪,我的脑子不断地演示着各种糟糕的状况,使我愈加害怕,慌张。

他们都去哪儿了呀,这儿地形不复杂,视野也开阔,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迷路的。

莫非媛姐瑶姐拍照片的时候不下心滚落山谷里了,睿哥和达哥发现了她们也相继下去救她们?还是这晶莹的白雪下面有暗坑,他们都不小心掉了进去……

我还是相信等一会儿他们会爬上来回来找我,所以,我决定在原地等待。

5分钟……10分钟……半小时过去了,他们并没有出现。

火红的太阳已经快要撞到远方的山脊了,原先金灿灿的彩霞现在变成了一朵朵墨色的浓云,山上的大风愈吹愈烈,天寒地冻。

突然,一棵棵“巨型白菜”破雪而出,很快,我的周围都长满了这种东西,它样子很奇特,很高,有一两米,看上去很粗壮,身杆直挺不分支,一层一层的,每一层都是由大型的红色苞片包着。

不仅在我周围,整个雪山上我看得见的地方,都长满了这种东西!

“啊……”这些令人望而生畏的东西使我什么都顾不上了,我拼了命地往山下跑。

12

“韩队长……快……赶紧走!”我飞快地跳上了车,重重地关闭了车门,韩队长看见我如此惊慌失措,似乎已经明白了情况的危急,连忙发动了汽车后迅速地驶离了现场。

看着被汽车远远地甩在后面的Z峰,气喘吁吁的我这才缓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你那几个朋友呢?”韩队长一边盯着前方开车一边着急地问我是什么状况。

“他们不见了,找遍了也找不见,我们赶紧先出去,等到了手机有信号的电话就报警求救!”

“哦、哦……”韩队长也心慌了,我可以感觉到车上明显加速了好多。

不知道是真的冷,还是因为我的害怕、紧张,在车子里我感觉特别的冷,是那种彻骨的冰冷。

就在这时,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又回来了,而且是异常的熟悉,这种熟悉感充斥着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到底是什么让我感觉如此熟悉……”我绞尽脑汁地思索着。

13

听到手机一连串消息提醒的振铃声,我就知道癫痫怎么遗传手机恢复信号了!

于是我连忙拨通了报警电话。

虽然已经报了警,我还是觉得要想办法、做些什么去救达哥他们,夜幕已经降临,他们在山上一定很冷、很危险。

于是我拿起手机,明知道他们在雪山上没信号,可我还是心存侥幸,拨打着达哥的号码,只要能让我听到他们的声音,知道他们还活着,就足够了。

按下拨打键后,我把手机听筒紧紧地贴到耳朵上,屏住呼吸地听着。

“嘟!嘟!……”

喜出望外,竟然可以连接上对方的设备!

“快接电话……快接电话……”我在心里虔诚地祈祷着。

14

“喂!”

我没听错吧,电话竟然接通了!

“是小海吗……”见我许久说话,对方进一步问道。

没错,是达哥的声音!

“达哥!达哥你们怎么样了,你们在哪里呀!”确定这不是幻觉后我激动地冲着手机话筒喊道。

“什么怎么样了,我在学校里啊,怎么了?”没想到达哥竟一副茫然样子,他好像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什么,你在学校里了,你在哪个学校里,你怎么去的呀!”我也疑惑了,刚才还在雪山上,现在咋到学校去了,再说了,这边荒山野岭的哪儿有学校呀。

“什么哪个学校,在我这边大学里啊,我刚参加完毕业典礼现在走去食堂吃饭。”

“……”

我重新看了一眼手机号码,没错呀,是达哥,再说了,这声音也明明确确是他呀!

“别闹了,你快告诉我你们在哪儿,刚才吓死我了,我都报警了都!”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我埋怨道。

“不是,闹什么呀,我真的在学校里,不信我们视频……”达哥也有些不耐烦了。

于是我们接通了视频。

“喏……你好好看看……我没有骗你吧!”

15

我的脑子里一片混沌。

车子里突然袭来了一阵一阵的彻骨寒,我捂紧了原先披在身上的大棉衣,拉上拉链。

刹那间,那个奇怪的熟悉感又出现了,我心跳加速,“扑通扑通”快要跳出来,我好像就要知道是什么了!

越来越强烈,似乎老天现在正和我玩倒数游戏,10个数以后,或者5个数以后,它就会告诉我。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就是这冰冷冰冷的感觉!

早上在车上的时候,下午在Z峰大本营上看夕阳西下时,韩队长开车带我逃离Z峰的时候,以及刚刚,那个强烈的熟悉感,就是那天晚上午夜12点醒来时的冰冷冰冷的感觉!

我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拿出手机,慌忙地翻看与达哥的QQ聊天记录……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再连忙查看我与韩队长的QQ聊天记录……我彻底慌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毕业旅行!

那我们今天一起爬雪山的达哥、睿哥、媛姐、瑶姐,还有现在正在开车的韩队长他们又是谁?

“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