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断陷盆地 > 正文

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丹麦)

时间:2018-07-12来源:三国王者网

  从前有两个人,住在一个村子里。他们的名字是一样的,都叫克劳斯。

  不过,他们二人之中,一个人有四匹马,另一个人只有一匹马。为了把他们两个分别清楚,人们就把有四匹马的叫大克劳斯,把只有一匹马的叫小克劳斯。现在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经历吧。告诉大家,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小克劳斯整个星期都得给大克劳斯耕地,还得把自己仅有的一匹马借给他用。大克劳斯呢,他用自己的四匹马帮助小克劳斯,可是每个星期只有一次,而且还是在星期天。嗬,在这一天,小克劳斯赶着五匹马耕地,鞭子甩得啪啪响,他高兴极了,似乎这些马都是他自己的!太阳欢快地闪着光芒,

  教堂钟楼上的小钟丁丁当当地响着。人们都穿起最漂亮的衣服,胳膊里夹着圣经赞美诗集,去教堂听牧师讲道。他们都看到小克劳斯赶着五匹马耕地。

  嗨,他高兴极了,鞭子不停地在空中甩着,发出啪啪的声音。他大声喊道:

  我的五匹马呀,嗐!

  大克劳斯听到以后,说道:你可不能那样说呀,因为只有一匹马是你的。

  可是,当越来越多的人从他身边经过去教堂时,小克劳斯忘记了他不应该这样说,就又高喊起来:我的五匹马呀,嗐!

  大克劳斯制止他说:喂,我告诉你,不准你那样说了。假如你再那样喊,我就要砸你那匹马的脑袋,把它砸个脑浆迸裂,当场死掉!

  小克劳斯回答说:我决不再那样喊了。

  可是,过了不多一会儿,又有人在旁边走过,并向他点点头、说声你好时,他又高兴起来,心想有五匹马耕地究竟是件开心的事。于是他又甩起鞭子,高喊道:我的五匹马呀,嗐儿!

  我让你嗐儿!大克劳斯说完,拿起一个木槌朝小克劳斯唯一的那匹马打去。那匹马被打倒在地,立刻死了。

  小克劳斯一看,说道:啊呀,现在我连一匹马也没有了!他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剥下马皮,挂在风口上吹干。然后,他把晾干了的马皮装进袋子,背着进城去卖。

  他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且还得穿过一片又大又暗的树林。再说,天气也变得很坏。他迷了路,四处摸着乱走,还没找到正路,已是黄昏了。到了这种地步,不论天黑以前赶到城里还是沿原路回家,他都得走很远的路。

  路旁有一所大农舍。窗外的百叶窗已经放了下来,但仍看得见有光亮从上面透出来。

  小克劳斯想:或许我能在这儿借宿一夜吧。于是他走过去,敲敲门。

  农夫的妻子把门打开。可是当小克劳斯说明来意后,农妇叫他走开。她说,她丈夫不在家,不能让陌生人进来。

  小克劳斯说:这样的话,我只得睡在你们门外了。农夫的妻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附近有一个大干草堆,在草堆和农舍之间有一间平顶的小茅屋。

  小克劳斯抬头望了望屋顶,说道:我可以睡在屋顶上,那简直是一张很舒服的床!我估计鹳鸟决不会飞下来啄我的腿吧。他说这话,是因为有一只鹳鸟这时正站在农舍的屋顶上,它的窝就在那儿。

  这时,小克劳斯爬到了茅屋顶上。他躺下来,翻了翻身,以便睡得更舒服些。窗外的百叶窗遮不住窗子的顶部,他可以从上面瞧得见屋里的情况。

  他看见房间里摆着一张大桌子,上面铺着台布,放着酒、烤肉和一条肥美的鱼。农夫的妻子和一位牧师端坐在桌旁,没有其他人。她在给牧师斟酒,牧师则用叉子叉鱼吃,因为那是他最喜欢吃的一样菜。

  小克劳斯心想:除他们二人之外,要是别人也能吃上一点,那该乌鲁木齐治疗癫痫最好医院多好啊!接着,他伸长了脖子,朝窗口望下去。啊,天哪,他看见那儿放着一块高级蛋糕!嗯,不错,这的确是一顿美餐!

  这时他听到一个人骑着马沿大路朝这个屋子走来。来的人是这个女人的丈夫,他正在回家。这位农夫是个善良的人,但是他有个怪毛病,就是最讨厌看到牧师。假如一个牧师走到他面前,他准会感到窝火。正因为这个缘故,

  这位牧师只有知道农夫不在家时,才来拜访他的妻子。在这种时候,这个好心眼儿的女人就把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来,给牧师吃。可是,他们听到女人的丈夫回来了,两个人都吓慌了手脚。女人连忙叫牧师钻进墙角边一只很大的空箱子里去。牧师只得照办,因为他知道女人的丈夫一看见他就会恼火。女人慌忙把摆在餐桌上的美酒佳肴藏进烘炉里,因为假如她的丈夫看见这些东西的话,准会询问她摆这些东西招待谁。

  小克劳斯躺在茅屋顶上,看到桌上的那些好东西都拿走了,不禁叹了口气,说道:呃,原来是这么回事!

  农夫一抬头,看见了小克劳斯,就问:屋顶上是谁呀?你干嘛躺在那儿呀?请下来吧,跟我一起到屋里去。

  于是,小克劳斯把自己迷路的经过告诉了他,并要求在这儿住一个晚上。

  农夫回答说:住一夜当然可以,不过我们得先吃点东西呀。

  女人很和善地迎接他们两个人。她在长桌子上铺好台布,给他们各自盛了一大碗麦片粥。农夫很饿,就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可是,小克劳斯看到麦片粥,不禁想起藏在烘炉中的那些美味的烤肉啊,鱼啊,和蛋糕。他进门以后。就把装着马皮的袋子放在桌子下,靠在他的脚旁;因为我们记得,他离家进城就是为了卖马皮的。他一点也咽不下麦片粥,因此他的双脚就在袋子上踩来踩去,结果袋子里的干马皮就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来。

  嘘!他向袋子发出嘘声,意思是叫袋子不要发出声音,但是他同时又在袋子上踩弄着,结果马皮的声音更响了。

  农夫听到这个声音,问道:咦,你的袋子里装着什么呀?

  小克劳斯回答说:呃,里面装的是一个魔法师。他刚才说我们不必吃麦片粥了,因为他已变出许多烤肉、鱼和蛋糕,都在烘炉里呢。

  好极了!农夫说。于是他连忙打开炉门,发现了他老婆藏在里面的那些好菜。不过,他以为这些东西真的都是桌子下那个魔法师变出来的,他的老婆什么也不敢说,只得乖乖地把那些菜端到餐桌上来。于是他们二人就痛痛快快地吃起鱼、肉和点心来了。过了一会儿,小克劳斯又踩了一下袋子,弄得干马皮又发出了声音。

  农夫问道:他这一次又说什么呢?

  小克劳斯回答说:他说他还为我们变出来三瓶酒,都放在炉子后面的墙角里呢。

  这样,那个女人不得不把藏的酒也拿出来。农夫喝了酒,变得很兴奋。

  他想,假如他也有像小克劳斯装在袋子里那样的一个魔法师,那可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啊。

  农夫问:他能变出魔鬼来吗?我现在很高兴,倒很想看看魔鬼是什么样子呢。

  小克劳斯说:当然能够。我要求变什么,我的魔法师都能变出来。喂,

  魔法师,你能变吗?接着,他用脚踩马皮,弄得它啪嗒啪嗒响起来,并对农夫说:喂,你听见了没有?我的魔法师说他能变出来。不过,这个魔鬼的样子很丑,我们最好还是别看他了吧。

  咳,我一点也不害怕。你说,他的样子像什么呢?

  嗯,他长得跟乡村牧师一模一样。

  农夫说:哈!那样的话,真是丑极了!你要知道,我最感到恶心的事就是看见牧师。不过现在没有关系癫痫病患者的寿命,因为我知道他是个魔鬼,思想上有个准备,所以还能忍受得了。现在,我要鼓起勇气,不过你不要让他离得我太近呀。

  小克劳斯说:关于这件事,我还得问问我的魔法师。于是他一边用脚在袋子上踩一下,一边凑过耳朵去听。

  他说什么来着?

  他说,你走过去打开墙角里那只箱子,就会看见魔鬼蹲在里面。不过,你得按住箱子盖,免得让他跑掉了。

  农夫问:请你帮我按住箱子盖好吗?于是,他朝藏着牧师的箱子走过去。牧师坐在里面,吓得魂不附体。农夫稍稍掀起盖子,朝里面瞧了瞧。

  啊呀!他喊了一声,朝后面倒退一步。是的,这次我真的看见他了,他看起来活像我们这儿的那个牧师。啊,真吓人呀!

  接着,他们二人又喝起酒来,一直坐着喝到深夜。

  农夫说:你得把那个魔法师卖给我。随便你要卖多少钱,我都不还价。

  我马上就可以付给你满满一斗钱。

  小克劳斯说:不,我不干。你想想看,我的这个魔法师的用处实在太大啦。

  农夫说:啊,我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个魔法师呀!他继续向小克劳斯恳求着。

  好吧,小克劳斯终于松了口,由于你今天晚上留我在这儿过夜,

  待我很好,我就卖给你吧。你拿一斗钱来,我把魔法师交给你,不过你得给我冒尖的一斗钱啊。

  农夫说:咱们一言为定。不过你得把那个箱子带走,我不愿让他在我家里再呆上一个钟头,说不定魔鬼还呆在里面呢。

  小克劳斯把装着干马皮的袋子交给农夫,换到了一斗钱,而且是冒了尖的一斗。农夫还送给他一辆手推车,好让他把钱和那只箱子运走。

  小克劳斯说:再见吧!接着,他把钱和牧师藏身的箱子装上车,推着车子走了。

  在树林的另一边有一条又宽又深的河,水流很急,人们不可能在河里游泳。不过,河面上新架起了一座大桥。小克劳斯把车子停在桥中央,大声地讲了几句话,故意让那个牧师听见:咳,我怎么发落这个倒霉的箱子呢?它重得像里面装满了石头似的。我累得要命,实在不愿意再推着它走了。嗯,

  这样吧,我把它扔到河里去拉倒。假如它能漂到我家门口,那再好没有了;假如它不能漂到我家去,也没有多大关系,让它去吧。

  说罢,他用一只手提箱子,略微提起一点,似乎他真的要把他扔到河里去。

  箱子里的牧师一听着慌了,连忙高声喊道:别,放下箱子!让我先出去再扔!

  天哪!小克劳斯假装害怕,说道,原来魔鬼还在箱子里!我得赶紧把他扔到河里去,让他淹死算啦。

  哎呀,不能扔!哎呀,不能扔!牧师大声喊叫着说,假如你放了我,我会送给你满满的一斗钱!

  小克劳斯说:嗯,这样的话,就好说了。他打开了箱子。

  牧师慌里慌张地爬出来,把那只箱子推到河里,接着回到了家里。小克劳斯跟着他到了那儿,得到了满满的一斗钱。

  小克劳斯回到家,走进自己的房间,把得到的钱都从斗里倒出来,堆在屋子中央。他自言自语地说:瞧,我这匹马换回的钱还真不少呢。假如大克劳斯听说.我靠一匹马发了家,他准会不高兴。当然喽,我不会实话实说,

  原原本本地告诉他。

  因此他派一个孩子到大克劳斯家去,借一只斗来。

  大克劳斯心想:他借斗干什么呢?于是他在斗的底层涂了一点焦油,这样,不论他借去量什么,总会粘到一点。结果正像他所预料的那儿童癫痫小发作样,斗还回来时,他发现斗底上粘住了三个崭新的银币。

  大克劳斯吃惊地说:这是怎么回事?他马上跑到小克劳斯家,问道:

  你的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

  呃,是我用那一张马皮换来的。昨天晚上,我把它卖掉了。

  你卖的价钱很大呀。大克劳斯说完,就急匆匆跑回家,拿起一把斧头,把他那四匹马全杀死了。他剥下马皮,接着运到城里去卖。

  他沿街高声喊叫:卖马皮喽!卖马皮喽!谁要买马皮呀?

  所有的鞋匠和制革匠都跑了来,问他要卖多少钱。

  大克劳斯回答说:每一张马皮卖一斗钱。

  你疯了吗?问价的人说,你以为我们很富,钱可以用斗来量么?

  大克劳斯又喊叫起来:卖马皮喽!卖马皮喽!凡是有人向他问价,

  他总是回答说:一斗钱一张。

  他简直是在愚弄我们,大家说道。于是鞋匠们拿起皮条,制革匠们拿起围裙,都向大克劳斯抽打起来。

  大克劳斯在前面跑,人们在后面边追边嘲笑说:卖皮喽!卖皮喽!我们要抽你的皮,把你揍得满身流血!滚出城去吧!大克劳斯拼命地跑着,

  他以前从来没被人这样狠狠地揍过。

  他回到家后,说道:哼,我要找小克劳斯算帐!我要宰了他!

  这时,在小克劳斯的家里,他的祖母刚巧死了。虽说她以前对小克劳斯很粗暴,动不动就发脾气,但是小克劳斯仍感到很难过,所以他抱起这个死去的女人,把她放在自己温暖的被窝里,看她能不能再复活过来。他决定把祖母在床上放一整夜,而他自己先坐在墙角里守着,然后在一张凳子上睡觉。

  以前他也常常这样做。夜间,他坐在墙角里的时候,屋门打开了,大克劳斯手提斧头闯了进来。他知道小克劳斯的床在房间的什么地方,就径直朝那个地方走过去。接着,他举起斧头,朝老祖母的头上砍去,还以为砍的是小克劳斯呢。

  他说:哼,给你点颜色看看,谁让你拿我当猴耍来呢!接着,他回家去了。

  小克劳斯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道:那个家伙真是个大坏蛋。他想把我砍死。好在我祖母已经死了,不然的话,准会被他一斧头砍死。

  他给老祖母穿上星期天才穿的好衣服,又从邻居家借来一匹马,把马套上车,然后把老太太放在后面的座位上,倚着靠背,这样,当他赶着车子走的时候,她就不会倒下来。小克劳斯赶着车,颠颠簸簸地穿过树林。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来到一家旅店门口。小克劳斯在这儿停下车,到饭店里去吃点东西。

  店老板是个非常有钱的人,同时他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但是,他的脾气暴躁,好像他身上到处生长着辣椒和烟草似的。

  店老板对小克劳斯说:早安。你今天一大早就穿起礼拜天的衣服来了嘛。

  小克劳斯回答说:是呀,我今天跟我的老祖母一起进城,她坐在外面的车子里。我不能带她走进店来,请你给她送一杯蜂蜜酒,好吗?不过,你讲话时要大声点,因为她的耳朵有点背。

  店老板说:好的,这可以做到。他倒了一大杯蜂蜜酒,端着朝外面那个死去的老太太走去,她是靠了椅子背的支撑才坐在那儿的。

  喏,这是你的孩子叫我给你送来的一杯蜂蜜酒,店老板说。可是,这个老太太已经死了,自然不会讲话,只是直挺挺地坐在那儿。店老板再次大声地喊着说:你听见了没有?这是你的孩子给你买的一杯蜂蜜酒呀!

  接着,他又高声讲了一遍,然后再高声讲一遍,可是她仍一动不动。这一下,店重庆专看癫痫病医院老板火了,把酒杯朝她的脸上扔去。结果,蜂蜜酒顺着她的鼻子流下来,同时,她从车子上摔下来,因为她的身子并没有被绑住,只是靠椅背撑着,才坐在那儿。

  啊呀!小克劳斯一边喊叫着,一边从店门口冲出来,掐住了店老板的脖子。哼,你把我奶奶打死了!瞧,她的头上被你打了一个大窟窿。

  咳,真是不幸!店老板也喊叫着说,急得他直揉搓双手,这都怪我的脾气大坏。亲爱的小克劳斯,我给你一斗钱,作为赔偿,另外,我要把她当作我自己的祖母一样来安葬。只是请你不要把这件事讲出去,否则我的脑袋就保不住了。那样的话,事情就搞得很不愉快了。

  于是,小克劳斯又得到了一斗钱,店老板还把他的老祖母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埋葬了。

  小克劳斯带着他得来的许多钱回到家后,立即差一个孩子到大克劳斯家去借斗。

  这一下,大克劳斯纳闷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上一次我没把他砍死?我得亲自去一趟,到那儿看看。于是,他亲自拿着斗给小克劳斯送去。

  当他看到小克劳斯家堆着的许多钱时,非常吃惊,眼睛睁得大大的,都发呆了。喂,你从哪弄来这许多钱呀?

  小克劳斯回答说:你上一次砍死的是我的祖母,不是我。我把祖母的尸体卖掉了,得到了满满的一斗钱。

  大克劳斯说:哟,你卖尸体得来的钱可真不少啊。说罢,他急忙转身回到家,拿起一把斧头,把他自己的祖母砍死了。然后,他把尸体装上车,

  赶着进城了。他在一位药商的门口停下车,问他是不是愿意买一个死人。

  药商问道:这个死人是谁?你从哪儿搞来了这具死尸?

  大克劳斯回答说:这是我祖母的尸体,是我把她砍死的,为的是要得到一斗钱。

  药商听了惊叫起来:哎呀,我的天哪!你简直疯啦!千万不要再讲这样的话啦,不然的话,你就要掉脑袋了。接着,他诚恳地告诫大克劳斯:

  他干了怎样一件坏事,他是怎样一个坏蛋,他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大克劳斯一听,吓得魂不附体,连忙从药商的店铺里窜出来,跳上车,扬鞭催马奔回家去。当时,药商和所有在场的人都以为他是个疯子,就让他逃走了,没有阻拦。

  大克劳斯把车赶上大路后,说道:哼,小克劳斯,我要找你算帐!是的,我决饶不了你!他一回到家,就找了一个最大的袋子。然后,他带着袋子来到小克劳斯家里,说道:这一次,你又耍弄了我!第一次,我砍死了四匹马;这一次,我又砍死了我的祖母!这都是你搞的鬼。我告诉你,你再也不可能耍弄我了。于是,他拦腰抱住小克劳斯,把他塞进带来的那个大口袋里,然后背了起来,大声对他说:现在我要去把你扔到河里淹死!

  这儿离河边很远,他要走很长时间才能到达那儿。再说,小克劳斯的身子也不轻,他背起来很吃力。这条路旁有一座教堂。此时,教堂里正弹着风琴,人们正用深沉的嗓音唱着赞美诗。大克劳斯把装着小克劳斯的袋子放在教堂门口。他想,先到教堂里听听赞美诗,然后再去河边,这倒也不错。再说,小克劳斯在袋子里跑不出来;所有的人都在教堂里,也不会注意这件事。因此他就放心地走进教堂去了。

  小克劳斯在袋子里叹了口气,说道:咳,天哪!咳,天哪!他扭动着,挣扎着,可是他怎么挣脱不开扎着袋口的绳子。就在这时候,一位白发公公手里拿着一根长棍,赶着一群牲口走了过来。他赶着牛走着,那些牲口被装着小克劳斯的袋子绊了一跤又一跤,结果那个袋子被踢翻了。

  唉,天哪!小克劳斯叹着气说,我年纪这么轻,却不得不很快就要进天国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