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殷士肤敏 > 正文

守望短篇散文短美文网文

时间:2018-09-15来源:三国王者网

发布时间:2018-08-30 17:13 类 别:

  初夏的早晨,太阳从瓦屋山嘴处缓缓地升了起来,给静谧而古朴的小山村带来了生机。一弯清溪,蜿蜒山中,穿过石洞,往北便流到了余家湾,构成一洼清潭,倒映着蓝天和白云,村里人称这洼清潭为“天汪”。

  村里余家的丫头,就叫天汪。她穿一件带红色小花的布衣裳,扎着一条马尾辫,面朝太阳,睁大着眼睛,眨都不眨。她从来就没见过太阳是啥样貌的,别人都看得见,她咋就看不见呢?

  天汪的耳朵可灵着呢,连最细微的声音都能听得见,一只小蜜蜂带着般的啸声从她耳边飞过去。她凝神听着,又是第二只,第三只……所有的蜜蜂都是朝太阳的方向飞去,它们开工了,去采花蜜去了。她常常一个人,静静地聆听着生命跃动的旋律。[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一只小鸡啄破蛋壳,打开微妙的生命之门;一群鱼儿在“天汪”中跳跃嬉戏;一只鸟儿扑翅振翼,猛然扎入水中。躺在野外的草地上,静静地晒太阳,微风吹过玉米地发出的飒飒声,玉米叶子互相碰撞的沙沙声,各种鸟儿的啼叫声,连苍蝇翅膀的扇动声,蚂蚁在石子上行走的脚步声,她都能听得到。

  天汪听过,她静静地躺在草地上,享受花的温馨。突然,一阵极为细微的沙沙声由远而近,还带着一股沁人的清香。仔细的听呀听呀,最后听清楚了,那就是花开了的声音,而且还听出,是山茶开花的声音,沿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果然摸到了山茶花……她熟悉的树根、水草和鸟粪的腥气味,这是她最喜爱闻的气味儿。

  唉,大家都开始忙了,可她是一个闲人,什小儿惊厥与癫痫病么也看不见,什么也不会做。她心里烦着呢,爹给她削了一个竹拐杖,这么多年了,被磨得黄澄澄的,她成天攥在手中,到处乱戳,戳跑了蜷伏在门口的大黑狗,戳飞了卧在草窝里下蛋的芦花鸡,戳得通往山外的石子路,笃笃作响。

  天狗为给爹煎药正爬上老榆树捋榆树叶,听见天汪的叫声,知道一准又是大雄在作怪,急手忙脚地两手抱着树干,嗤溜一下就下了树,老榆树皮在他的肚皮上擦了一道道红印。

  “你不好瞎说八道,我没欺负她,我是送小瞎子一个王八,那里还有一个蛋!”大雄将一个蛋摔了过来,正好砸中了天狗的头。

  大雄比天狗大一岁,个头比天狗高出一个头,胸口挂着一颗狼牙,显摆他的战利品。他一个人就打死了一只狼,怎样样?不简单吧?

  大雄是村里有名的屁漏筒子,专门惹祸。那一次他一个人进山打狼,要不是天汪爹帮他一把,他一准死定了,还成天逢人就吹。至今他颈脖子上还留有一道被狼爪抓伤的深深的疤痕。

  “来!不怕死的就来吧!”大雄上了岸,左右摇晃着身体,摆出了决斗的架势,仿佛一只随时应战的斗鸡。

  “哥,拖他下水!”天汪高喊着,手中攥着的竹拐杖一个劲地往地上捣。她知道,在岸上,天狗打但是大雄,天狗水性好,到了水里天狗哥就会胜的。

  槐花年方二八,圆圆的脸像葵花盘子一样,笑起来总会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她身材不高,健壮的像一头小牛犊子,是村里出了名的辣妹子。

  “槐花妹子,我捉了一只王八给小瞎子,不,给天汪补补的。”大雄不知咋的,一见到槐花就浑身发酥,腰都直不起来,气也短了三分。

呼和浩特癫痫三甲医院

  “拉倒吧,你不欺负她就算好的了。你要敢欺负天汪妹子,留意你这个脑袋。”槐花一手叉腰,一手点了一下大雄的脑门。

  老榆树上,一只大鸟带着清脆的鼓翼声和粗壮的鸣叫声从鸟巢中“嗖”地飞远了,忽听得“扑啦”一声,有只小鸟从鸟窝中落到地上,在草丛里扑腾着翅膀,天汪听到了,在草丛里转悠了一圈,凭气味闻出来,那鸟儿就在不出五步的地方。她顺着声音摸了过去,捉住了,小鸟抖抖索索地挣扎着。

  天汪将小鸟捧在手心里,亲吻着,毛绒绒的。她嗅出了小鸟身上的颜色,这么温暖,必须像太阳一样……

  大雄二话没说,从天汪手中接过小鸟,三下两下就上了树,放回鸟窝里,大鸟跟着回巢了,柔声细语地“叽哩”着。

  “这还像个人样!天汪,以后谁再敢欺负你,告诉姐,姐饶不了他。姐回了,你也回吧。”槐花走了,大雄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也走了。

  天汪一个人很寂寞,村里的孩子很少和她玩,要么就捉弄她,槐花是天汪最好的朋友,让她在充满黑暗和冷清的世界中有了一丝暖意。

  一只金色的龟从“天汪”里爬了出来,嘴里衔着一束水草。天汪正好踩中了它,脚下一滑,哎哟!不好,一下子滑进了“天汪”,没想到水还真深,一下子没过了头顶。

  “救命啊!救……”天汪刚叫了一声,还想喊第二声,被一口水呛住了。

  天狗听到了叫喊声,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将天汪拉了上来。还好没有大碍,只是呛了几口水。天狗替天汪拍拍背,将肚子里的水吐了出来。

  “天狗哥,你对我也好!”多年来,天狗哥就是天汪治癫痫的医院的眼睛。他捉来知了和蟋蟀,放在她捂起来的手心里,静静地等候着它们的鸣叫。将蝌蚪放在盛水的瓦罐里,她伸出手指放进水中,感觉到蝌蚪在指间自由自在地游动,还抓过田鸡和癞……。

  天狗用自己的衣服替天汪擦了一把脸,这是一张多俊美的脸啊!标准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浓密的眼睫毛,小鼻子微微翘着,唉!可惜是个瞎子!黑黑的瞳仁没有一点光泽,朦朦胧胧,就像清潭上布满了浓雾。

  五颜六色的?天汪将眼睛越睁越大,最后成了暴怒地瞪视着前方,仍然看不见。她闭上眼睛,随即又不甘心地睁到最大限度,有些乞求地直盯着,可无济于事,依旧一片漆黑。唉,十年了,她的世界里,就只有黑色。

  “哥,我想看见,我要看见……”天汪拉着天狗的手摇晃着,说话声中带着哭腔。

  “来,我们拉钩!”天狗和天汪的小手指钩在了一齐:“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天汪笑了,笑得像朵花。她信哥,天狗哥在她眼里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梦想将天汪带到了色彩斑斓的梦想世界中,在火红的太阳照耀下,漫山遍野的花草,五彩缤纷,蝴蝶飞舞。花母鸡尖嘴黄黄的,冠如火一样的红,两条又短又粗的腿支撑着它肥胖的身躯,不紧不慢地啄食着地上的青草,还不时追起正在翩翩起舞的蝴蝶来……

  天狗从口袋里掏出陶笛,听爹说,陶笛是陶土研制的乐器,这是他的爷爷传下来的。原本是猎人捕猎时用的,用来模仿野兽的嚎叫,引诱野兽上钩,之后就当作乐器。爹给他了,也算是传家宝吧。天狗可珍惜呢,成了他最心爱的东西。

  天狗吹起了陶笛,“两只鸳鸯从小就青梅竹马,每一天都在水中嬉戏癫痫病的偏方治疗玩耍,直到恋爱时候,那两只鸳鸯,从来都没吵过架……两只鸳鸯从小就青梅竹马,每一天都开开心心一齐回家,直到谈婚论嫁,那两只鸳鸯,一心都要你娶我嫁,发誓要海枯石烂,永远不分离……”天汪扯着嗓子唱了起来,通透清脆的笛声伴随着稚气的歌声,仿佛从遥远的天际飘来轻悠悠地荡入,诱人心醉。

  盲女天汪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看见太阳。养父临终前留下了自己的救命钱,哥哥天狗答应了爹,必须要替天汪治好眼睛,娶她做媳妇,照顾她一辈子。为了能治好天汪的眼睛,天狗卖血和她一齐在街头卖唱,天汪成了小有名气的“天桥歌女”。

  音乐老师宁静发现天汪唱歌的天赋,送天汪到盲人学校学习,教她唱歌,弹琴。天狗外出打工挣钱为天汪治眼睛。宁静与何一平送儿子出国回来的途中出车祸,宁静临终前交待将自己的角膜无偿捐给天汪。天汪理解了角膜移植,16岁时天汪的梦想实现了,她看见了光明。

  在父亲的坟墓前,天汪和天狗发誓结为夫妻,永不分离。为了报恩,天汪留下来照顾宁静的爱人主任医生何一平。当天狗打工挣够钱接天汪回家成亲时,天汪突发心脏病。大雄演出了一场英雄救美,而背后的始作俑者尽然是何一平。天狗再次外出打工,一去不归。

  得知天狗在事故中失踪了,天汪悲痛欲绝。天汪的勤劳、美丽、善良,引来了众多的追求者。天汪执意不肯,在痛苦中苦苦地等待。天狗没有死,只是毁了容,没有勇气去见天汪。何一平告诉天狗,天汪是真心的爱他,鼓励他勇敢的去应对。何一平在深深地忏悔中了,一对有情人历经磨难终成眷属。

下一篇: 上一篇: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