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过而不改 > 正文

十年

时间:2018-10-11来源:三国王者网

菜心,是一个内心很善良,却又很无情的姑娘。自尊心很强,又倔强,不服输,不懂得温柔,不会讨好人。父母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没有什么文化,妈妈是小商贩,在菜市场卖点小东西。爸爸做临工,菜心从小看到了妈妈的不容易,爸爸是个暴脾气,一遇到点事情就发脾气,摔东西,打骂妈妈。妈妈是个软弱的人,也从来都不敢违背爸爸。从菜心有记忆开始,妈妈每天需要走差不多一个小时,无论天晴下雨,春夏秋冬,都一如既往地去街上卖东西,虽然也没赚多少钱,但是她一直坚持着,一坚持就坚持了几十年,到今年退休。她知道妈妈的不容易,一个家庭都是妈妈撑起来的,有人说男人是家里的一片天,但是好多家庭,都是女人在支撑着。

最近,菜心老是想起肉松来。

肉松,和菜心同一所大学。大二的时候,为了拿学分,拿奖学金,更为了多学点东西,本来没有要求过计算机二级的她报名了一个培训班。培训班上课的地方在学校旁边,有一次,她上课去晚了,在签到表上,肉松记住了菜心的名字。那天,菜心穿着一件咖啡色的毛衣,一条牛仔裤,扎着马尾...这是他后来告诉菜心的。

那天回去之后,他从校内网上搜索菜心的名字,找到了菜心。并且给菜心留言,当时菜心并不知道这人是谁,那个时候校内网特别流行,乐于交友的菜心,也跟他聊上了,并且加了QQ,从此开始了他们漫漫的网聊。

那一年2007年。

2008.5.12那天,菜心正在教室里上课,感觉整个教室晃动厉害,原来是地震了!所有师生都出去教学楼外,很多人都在打电话,问家里人的情况。那几日,他告诉菜心,他非常担心家里人的安全,他父母在四川阿坝州的一个电站里工作,爷爷奶奶在绵阳生活。他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跟爷爷奶奶感情非常深厚。他说,他这几日睡不好,吃不好,因为一直没有联系到他父亲。从跟他对话交流中能感觉到,他是个非常有孝心的孩子。几天后,他告诉菜心,他联系上了他父亲,父母很安全,他深深地呼了口气,沉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自从认识后,他们一直没有见过面,只是偶尔在网上说说话,像朋友一样,很自然,没有任何心里的涟漪,或许他就是把菜心当成了自己人了,菜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有一天晚上七八点的样子,肉松跟菜心说他腿又扭伤了,他很喜欢踢足球。需要去外面药房包扎,于是,他们约好在菜心宿舍楼下见面。包扎好后,他在学校后门门口买了两个大杯双皮奶,请菜心喝,好像是8块钱一杯,菜心觉得他很慷慨,毕竟愿意为你花钱的人好少,好少,而且学生时代,也并没有多少生活费。

那算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只记得他穿的比较休闲,有点微胖,个子也不算高,1米7以下,有点胡子渣,长得特别男人的那种,他是城里的孩子,家里条件也还一般,一个月800的生活费,父母在电站工作,爷爷曾经是某局退下来的人,分有房子,在市中心位置,从小跟着爷爷奶奶住,父母买了一套房子在市里,他是理工科专业,宿舍楼挨着,教学楼也是挨成都去哪看癫痫病好着,他比菜心高一届。

那一年2008年。


09年,他说他要毕业了,在毕业之前想跟菜心吃一顿饭,毕业前聚餐吃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菜心也欣然答应了。那天,他们在学校外面的铁锅门吃的干锅,那个时候铁锅门还比较火,对于学生而言,那个价格也不便宜。他是个比较贪吃的人,吃完之后,他们一起走回宿舍,那天吃饭,我记不得他说了些什么。

那一年,他毕业回家了。他给菜心买了一件毛衣,一双匡威的鞋子,寄到她住的地方。有点大,,那一年她穿着那双鞋子接手绘墙业务,那是很寒冷的冬天,但是却特别暖和,因为那个时候开始自己挣钱了,对于他,菜心还是从未放在心上!!!

那一年2009年。



2010年菜心毕业了,毕业之后在一家私企工作,每天按时上下班,收入不高,自己做饭带饭吃,周末很闲,偶尔会参加志愿者活动,还跟大学同学一起毕业旅行,湘西凤凰。我和肉松一直联系着,菜心说想买块手绘板练习手绘,wacom手绘板,他给菜心买了,那是他送菜心第三件昂贵的东西,那一年他来过重庆,一起看电影,一起耍...

那一年2010年。



有天,肉松问菜心,端午节去去哪里?菜心说还没想好。菜心是一个不爱回家的孩子,因为她在刻意逃避着,原生家庭的那种气氛,很沉重,似乎也没有爱,爸爸是一个不会尊重妈妈的人,从来不做家务,还老是骂妈妈“猪脑袋”,那个时候,他们家刚好因为占地,赔偿,被迁为城镇户口,菜心很想在市区里买个房子,但是刚毕业的她没有这个勇气去问家里要钱,因为自己也没有任何存款,没有这个底气。肉松说去他家吧,他家在四川某个二级市,菜心胆大心细,年轻,又不拘一格,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他们见面总共不超过十次吧,这次不知道是第几次。肉松瘦了很多,看起来身心更轻盈了,满满的正能量,菜心知道这次去他家的意义,如果去了,就代表是他女朋友了。她的内心是无比挣扎,她从出生到长大,就给自己划定了心中另一半的形象,要高,要像个大哥哥,能够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肉松带她见了他的家人,他爷爷奶奶都很喜欢菜心,因为他在他们面前老念叨起菜心,说菜心是怎样怎样的一个姑娘...肉松待菜心也是彬彬有礼,没有任何身体接触,菜心也很反感与他身体有接触。快要走的那天,肉松的爸爸特意赶回来,见了一面,从他家出来的时候,肉松的爸爸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给菜心,菜心很不好意思,肉松使了个眼色示意让她收下,于是她收下了,那里面有一千多块钱。

后来,肉松告诉菜心,他爸爸问过他,是否真心要跟这个姑娘一起,他很恳切地回答是,所以他爸爸才给了这么大一个红包。

回来后不久,肉松朋友邀约去川西自驾游。这是第一次,他们自驾一起旅行,这一次,肉松给菜心买了一个智能手机,价值两千多,当时智能手机还没兴起。在旅行途中,肉松都很规矩,没有对菜心有一点越矩,这个时候菜心的心里还没有真正接纳他。安徽治癫痫病的医院r>
这一年2011年。


这一年,菜心换了一份工作,刚去的时候每天加班,白天工作时间也是异常繁忙,所有的重任都在她身上。她的收入增加了,身体也出毛病了,神经性皮炎,反反复复,那一年她和肉松没有太多联系,她决定寻找内心渴望的那份爱情。在那一年,她遇到了同校的一个学弟,那人自己有女朋友,还一边撩她,又带她去参加朋友婚礼,后来突然有一天,这个学弟没有跟她说话了,她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假的...后来在微博里,看到这个学弟自称结婚对象的人,的合体照!从此,她再也没有跟他联系。

这一年2012年。


随着年龄的渐长,菜心备受压力,觉得是适合找个对象结婚了,她想起肉松来。肉松曾经跟她说,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她记得肉松对他的点点滴滴的好,对她的真心实意,真情。于是她跟肉松说,一起去看雪。

肉松很高兴,从老远开车过来,带着菜心去看雪,这次,菜心真正从内心去接纳他,自此开始了真正的异地恋,两个人甚少在一起,过年,肉松会接菜心去他家那边,然后几百公里又送她回来,然后彼此又开始各自的工作和生活。

这一年2013年。

肉松向菜心求婚,菜心跟肉松说,留在她所在的城市,一起买个房子。肉松很痛苦,说如果留在这里,父亲会给他五万块钱,就算嫁过来,从此不再过问。菜心悄悄地流了泪,原来,男人的话都不可信。说好的“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可是真正兑现承诺的时候...一切都不算数了。

这一年,菜心也跟随朋友换了一份工作,相对自由,会经常出差,去离肉松很近的城市。菜心被派遣到一个公司去工作一个月,那个月里,她认识了一个同事老梗,比她大五六岁,他没有结婚,他们每天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一起聊天。

最初,菜心内心是很不喜欢这位同事的,但是后来慢慢接触发现,老梗是位内心孤独的人,跟菜心一样渴望一份温暖,他父母单独住,父亲是医生,已经退休,姐姐是大学老师,二婚嫁了个没结过婚的男人,两人没有小孩。

老梗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也可能说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吧。他们一起走路,路上不平,会让菜心走平坦的一边,菜心早饭吃不了多少,他就买来分一半给他,聚餐吃饭的时候,他会把菜心的包放好,过马路的时候会看着菜心...这些点点滴滴,都让菜心很感动,肉松从来不知道这些,或许他没有任何经验,毕竟没有交往过什么女孩。

老梗似乎对菜心这个姑娘也是刮目相看,欣赏和敬慕,因为菜心才来他们公司的时候,公司给她安排了员工宿舍,宿舍条件极其差,没有空调,床上用品也是才买的,房子很破旧,卫生条件也很差,员工宿舍都是些做客服的女孩,她在宿舍住了半个月,她想离开了回自己的城市去,于是申请要回去,但是公司想她待满一个月。

公司给她换了住的地方,住的地方就是老梗找的,在他家旁边的旅馆,菜心很感激,老梗为她找旅店,搬行李,菜心是那种谁对她好,她就特别感激的那种姑娘,除了治疗癫痫小发作药物对肉松,因为她一直觉得,肉松是一开始就怀着小心思的。

其实,谁对谁好,谁不是存着目的的呢?

这一年,菜心和肉松经常吵架,决定结婚,却因为结婚条件没有谈拢,菜心是个认死理的姑娘,她只接受她生活的城市还有四川的省会城市成都生活,工作。可是肉松都没答应,肉松把他父母给他买的房子装修了作为婚房,可是菜心,根本没房子眼里,至始至终,她都不喜欢那个城市。

她无法去承受,一个人远嫁他乡,所有的心情都要一个人承受,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没有可依赖的伙伴,除了他。

在他们交往的那段时间,她觉得肉松并没有对他很细心,或者足够的关爱,肉松也并不是她想象那样爱自己,在9月,菜心决定分手,两人自此成为路人。菜心是个很狠心的人,对工作很拼,对肉松也很狠心,她决定了的事情,就很难改变。

这一年2014年。

肉松爸爸工作的地方,有少数民族割的野生百花蜜,肉松从小喝到大,他也想把这样的好东西给菜心。菜心觉得卖蜂蜜这件事非常有意义,它可以通过互联网,让更多人知道这样的好物。

于是,她开起了淘宝店,也通过其他方法“众筹”,让更多人知晓,那一个周,每天晚上她都下班得很晚,自己写文案和处理图片,上了淘宝众筹,成功筹得几万块钱,菜心把所有的钱都给了肉松。

她没有觉得这是个赚钱的行当,只是想把这样的好东西分享给更多人,也不想成为商业。当时,所有的策划,文案,编辑,都是菜心一个人弄的,而肉松负责包装和发货。

那次之后,菜心将肉松的朋友圈屏蔽了,偶尔会有人来蜂蜜,她会告知他,渐渐地,他们越来越少说话,不知道彼此间的生活状态。

9月的时候,菜心在她喜欢的城市买了房子,从此变成了一个有归宿的姑娘,似乎又对生活充满了很多期待。她告诉肉松,似乎她有点在赌气,一直想要有个家的姑娘,终于如愿以偿了。

这一年2015年。

菜心搬到了新房子对面,存钱、装修。10月的时候,重新换了份工作,开始忙碌的生活。一边工作,一边挣钱。

这一年2016年。

1月房子装修好后,菜心一个人从出租屋里一点一点的把东西搬到新家,这个时候她还是一个人。她没有叫任何人帮忙,她知道,人情难还。

6月,在她的鼓动下,她的姐姐买了套房子。她凑了7.5W,从朋友那里借了些,在肉松那里借了2W。当时她只是想向肉松借1万左右的样子,每想肉松给她凑了2W。菜心很感激肉松,因为她没有任何凭证给他,他也没有任何要求,也没说什么时候还给他。

出于这样的信任,菜心内心感激。这一年,菜心很努力,也很辛苦,也很节俭。在10月的时候,她把所有的钱还清了。她还贷款买了一个单反相机。

她觉得自己的姐姐过得不好,没有文化,只能靠出卖劳力,很辛苦。父母也一直觉得她过的不好,在菜心买房的时候,所以她希望她的姐姐能够过的西藏去哪里治癫痫好,以后老了有一个依靠。

这一年,菜心交往了一个男朋友,叮喵。他们是同事,比她大几岁,最初,她被他那深邃的眼神所打动,她觉得他跟她一样,都是内心渴望关爱的人。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关系还挺好,叮喵一直说奔着结婚去的,菜心也是内心渴望安定。后来才知道,叮喵离异,并且有个小孩,妈妈带着。在菜心忙着挣钱还钱的时候,叮喵买了一套房子,每个月还贷3000多,加上给小孩的抚养费,一个月5000多。

在他们在一起的那几个月,菜心每次生理期的时候,他都没在身边,菜心是多么缺少爱的孩子,生理期情绪波动大,没在一起之前,听叮喵说他之前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他天不亮就煮好红糖水送去给她,还有好多好多让人感动并且有爱的事情...

这让菜心觉得,叮喵并不是真的爱自己,只是需要有个伴儿。每次她最难受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没花他钱,房子她自己有,钱她自己能挣,而且他的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怎么跟父母说。她内心渴望他能多一点爱,她的内心很孤独,渴望爱,能够打心底去关爱她的人。

在年末的时候,又由于工作变故-失业。叮喵情绪状态都很不好,很焦虑。他经常会在菜心面前说,你没有压力,就算找个四五千的工作也可以过得很好之类的话。他觉得菜心太节俭,不应该。可是他从来不想,为什么菜心会如此节俭,如此拼命。因为她知道,没人可以给她想要的安全感。或许他从来没有给过她。

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对方。菜心有跟他说过,她的想法和状态。可是突如其来的变故,和日久深长的误解,让菜心渐渐远离了他。到后来才发现,她想要的没人可以给,只有自己争取。

这一年2017年。

年初的时候,菜心重新找到了份工作,叮喵跟之前项目的负责人一起创业,他想的是跟着他先混过这两个月再说,在这之前,菜心就劝过他,不要跟着那人,不靠谱。两三个月做不成什么事儿来。他想的是挺过三个月,如果实在不行,再去找工作。说这两三个月也没啥好工作出来,创业不但没钱,还得投钱。

后来叮喵找了两份工作,两边都没有拒绝,到底选哪一份工作,菜心觉得有些过头了,他的这种行为,哪边都不想错过,都想占便宜,去了一家公司,工作了一天就决定走了,然后去了另外那家公司。好不容易进去,又轻易放弃,后来又后悔,再进去,已不可能。

菜心很不喜欢他的这种行为,之前她有想过,好好跟他在一起,帮他分担房贷,可是这一系列的事情,让菜心渐渐心生嫌隙,那段时间他们可能很久都不怎么说话。

于是,菜心决定跟他分手。说分手那天,他只说希望有天,她能够回来。至此之后,两人基本无联系,菜心也没有屏蔽他朋友圈,她也不会主动去看他,偶尔会想起他来。

这一年2018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