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过而不改 > 正文

彼岸:花已落

时间:2018-10-11来源:三国王者网

  四月天漫沫繁花飞舞于两岸旁,河水蜿蜒绵亘的静静流淌,岸守在其旁,河并不在意岸的存在,一心只想着去寻找海洋,岸默默看着河流走,经过其旁,却默然着,河就这样流走,没有岸的河已有了海洋,而没有河的岸就只有尘土吧。想必岸是恨着河的,可又能改变什么呢?改变河对海洋的向往吗?一切竟无法言说,更无法挽回,如果不曾再次遇见,是否在彼岸,花落早会将流年染指,最终让河流带走,将从未来过的执念消散。

  秋天的落叶被淅淋的雨水打落,散落于一片汪洋的湿地上,雨还在零落着,女孩走在雨中,天空的雨水倾落在她的身上,那男孩朝他走了过来,男孩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什么也没有说,他的眼神里仿佛夹杂着一丝丝歉意,女孩眼里最后一撵期望也幻灭消散,她走过男孩身旁,无声的擦肩,雨仍然滴落着,泪水顺着雨水打落在女孩的脸上,她用力奔跑着似乎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她眼里的悲伤,她就这样奔跑着再也没有回头望向那个有男孩的地方,秋风微微夹杂着秋雨凝固了这个画面……安默然从梦中醒来,梦中自己悲伤的样子还浮现在自己眼前,想到就连梦中他心中也不会有过自己,有的只会是一丝歉疚,安默然的心就像是被悲伤的河流逆流而上沁漫自己心房,眼角逐渐,由温热变的冰凉……这个梦将她的思绪拉回到六年前……

  六年前的梧溪,一座小城市,并不算太过繁华,这里虽也有汽车鸣笛,但也算很宁静祥和。那条街道只有稀稀零零的人走过,两旁高大的桑榆树仍然立于那里,经历几个春秋,几番花开花落。

  那时的安默然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怀揣着懵懂的心来到梧溪二中一个普通中学开始了三年的初中生涯。正如她自己的名字:安默然,静默,安然。尽管她学习也名列前茅,她也仍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她很喜欢三毛的那句话: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这句话也很适合安默然。直到碰见了一个叫张晗的男生,每每让默然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中烧,让安默然丧失沉静。还记得开学第一天的张晗一个在男生当中不算高挑的个子,一张倒是还凑合帅气的脸,还算修长的五指举起,自告奋勇当班长,那副心高气傲的样子让安默然心里默默地生出莫名的厌恶来,再吉林到哪里治疗癫痫好到后来班级所有考试第一名一成不变的两个字——张晗,仿佛所有的光辉都可以照耀在这个男孩身上……默然有时候会想:上帝是不是打了个盹,让这么一个心高气傲的“自大鬼”有颗这么聪明的脑袋,说话清高的语气让安默然忍不住的讨厌。安默然怎么也没想到会和这般让自己讨厌的人有交集。临近中考毕业,安默然和张晗被调成了同桌,安默然讨厌和这么心高气傲的人讲话,可张晗每每都用自大的口气对默然说话:“喂,你旁边坐了个这么优秀的学霸,你不问数学题,你问别人干嘛?”安默然每每怒火中烧忍不住怼回去。安默然想不通从不带辅导书的张晗几乎天天都是拿自己的辅导书看,他是怎么考那么好的,拿一支笔丢一支的张晗,几乎把安默然的笔丢了个遍。时间一天天如歌般走过,从最开始的讨厌,到慢慢的习惯互相吐槽,安默然竟然可以容忍张晗,容忍他骄傲的态度对自己,顺带着自己见招拆招怼回去,容忍他不带辅导书,自己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的辅导书递给他,容忍他拿着自己的笔两三天丢一支却也还是任由他拿走自己的笔……安默然从内心深处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容忍这个男孩这么久。黑板上的倒计时已经成零,随着中考燥热的夏天,已扑向了盛大的离席,同学们都各自上了不同的高中,安默然因为小小的失利上了一所普通的高中,而每每成绩第一张晗毋庸置疑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自此总归没了交集。

  上了高中的安默然,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她渐渐忘记了初中那段所谓令她讨厌的日子,因为高中学校离家比较远,默然上学放学回家都要挤公交。就在一个燥热的中午,默然像往常一样乘车经过那段十字路口,马路上熙熙攘攘的学生走过,默然望向车窗外,一个看似熟悉的面容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还是并不突出的身高,还是不羁的笑容,一副清高的样子让人忍不住讨厌,没错,这个人就是张晗,在那时和同学聊着天的他不知怎么也望向车窗里,默然与张晗眼神交汇的那一刻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她的笑比任何时候都要晴朗开心,她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开心,张晗竟邪邪的也笑着望着她。默然也惊讶为什么还能再看见他,那天开始的以后,默然每每坐车经过那个路口总会心中有一丝丝曼妙的期望,期望能够看见他,有时不经意,公交车飞快驶过红绿灯的十字路口,隔着车窗,她看见张羊癫疯抗复发治疗晗站在那里等绿灯,仿佛他也看着公交车匆匆驶过,嘴上仍挂着不羁的笑容。默然心中每每激起一阵波澜,嘴角的弧度不自觉的弯起。

  高中学业渐渐繁重,各科老师天天把高考挂在嘴边,越来越大的压力让同学们喘不过气来,默然也一天天紧张起来,高二下班学期更是不言而喻。张晗这个名字渐渐挂在默然心灵深处,不会常常想起,却也从来不曾忘记。

  有时也许就是一个不经意间的再遇见扣响的却是那最后的心墙。就在这个波澜不惊的傍晚,黄昏的彩霞覆盖了天边的一抹蓝,默然提前下了车,想要去那个路口不远处的书店买辅导书,放学的人潮奔涌过街道,默然走着,不经意的别过脸向马路对面望去,一个身影跌入自己的视线,默然觉得甚是熟悉,停顿了几秒,可因为人潮的推攘,自己不自觉的向前走去,紧接着,默然发觉身后有一个身影跟了过来,一个转身先是惊喜,然后嘴角不自觉上扬,接着调侃的道:“哟,这是谁啊?这么久都没见面了呢。”一样的口气,但却多了份沉稳,张晗笑了笑:“这么久没见,你还是这么……矮。”默然翻了个白眼,气急败坏的上手掐了一下张晗的胳膊,疼的张晗反问道:“你是狗吗?”还是两年前的调侃,一模一样的语气,仿佛没有任何隔阂,恍如昨日。两个相互看了看,笑而不语。默然和张晗两人就这样踱步走完了那段路,到了分别的路口,默然无意般对张晗说了声再见,张晗竟没有对默然说声再见,默然转身那刻一丝失落侵袭全身,她忍住了回头望的冲动。那一天默然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每次遇见他都这么开心。“我怕刚好忘记你的时候你又出现了,更怕不能忘记你的时候,你却再也没有出现。”

  如果不曾遇见,也许彼岸,花永远不会开放。有时候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要么,孤独,要么,认输。

后来安默然再也没有遇见过张晗,但他从未放弃要遇见他,默然有意无意的向周围初中同学打探关于张晗的消息,想要离他更近一点,哪怕知道他一点点的消息都会很开心。直到有一天,默然知道了有一个叫秋语涵女孩的存在。还是那段熟悉的街道,乘着公交的默然,望向车窗外,远望人海,突然还在那条熟悉的街道,一个背影好熟悉,熟悉到默然就算隔着车窗,癫痫病发作的前期症状一个背影的轮廓都可以让默然一下子认出他来,是张晗,可默然脸上再也没有了开心的表情,她没有笑,而是眼神渐渐凝固,眼睛聚焦到张晗身旁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身影看起来瘦瘦高高的,公交车匆匆而过,定格在默然脑海中的画面是张晗和那个女孩两个人手牵手,两个各自含笑,漫步在街头……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

  后来默然也有意无意的听说一些关于那个女孩和张晗的事。那女孩叫秋语涵,瘦瘦高高的,皮肤也算白皙,是个长得挺标致的女孩。可是学习上没有张晗优秀,她竟然现在和自己一个学校,初中也在一个学校,原来,初中的时候张晗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那时候放学张晗会送秋语涵回家,会为了给秋语涵过生日而买礼物蛋糕去专门送到秋语涵的班里,也会为了生病的秋语涵不顾上课时间去医务室买药……回想张晗平时那么高傲的男生,对待班里的女生都是一副傲慢的态度,而看到了秋语涵的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傻笑的看着秋语涵,像个孩子一般。就连眼神都会柔和的根本不像他自己,会为了那个叫秋语涵的女孩甘愿做一切再普通不过的小事,甚至不顾自己,张晗为秋语涵做的这些种种,已经足以说明一切。有时,最美好的才最是平凡中的守护。张晗和秋语涵两个人从那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高中各自也在不同学校,直到现在,算算至少也有5年了吧。想来,只有两个人真心相对,才会让彼此的感情能维持这么长久吧。安默然脑海里又浮现了那天坐在车窗里看到张晗和秋语涵手牵手,相视而笑的画面……眼眶竟不知什么时候泛起红晕,一股热流涌出眼角,痛楚充斥着整个身体。

  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说等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像是在机场等一艘船。更何况这个不爱你的人,心里早已装进了另外一个人。

    安默然终于明白了,也许早在三年前,和他坐同桌的那段日子里,她也许就已经种下今日这般令她痛楚的苦果,她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从张晗的世界里走过,对于安默然来说,对张晗的执着就像是一场梦,而自己则最多只是他世界里吹过的一阵风罢了。

  安默然眼角的泪痕依然清晰的挂在脸上江苏癫痫病医院那好,不知流了多久,枕边也早已浸湿,无论是梦里梦外,张晗也始终没有给过自己一丝希望,她是恨他的,可恨的源头是那个本不该属于自己的遇见吧。一厢情愿本就该愿赌服输。

  风吹过他的世界,彼岸,花已落。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遇见你的那一刻我一定掉头就走。”安默然删除了所有和张晗有关的东西,切断了所有和张晗有关的人的联系,高考后她去了一个外地上大学,如果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地球以外的另一个空间,安默然一定会想尽办法到那个地方,忘记梧溪所带给她的一切。更要远离那个让她曾经心底无数次激起波澜的名字。安默然愿她和他能够幸福。

  安默然想,如果可以,她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要遇见到他,也许时间会抹平一切,岁月会慢慢消散过往,伤疤会渐渐愈合,直到有一天,自己遇见一个平凡的人,谈一场平凡的恋爱,然后平凡结婚……

  安静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默默的什么也不说,静默花开,无声花落。那从未出现过的风景将永藏于默然心底。

    安默然做了一个遥远且忧伤的梦,梦里她一个人站在河流的彼岸,微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她双眼朦胧看着四月的繁花雨飘落,花瓣纷纷扬扬洒在空中,卷落,随着河流,一直流向了一个不知名远方……

                                            完

                                        四月南默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