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羰基生物 > 正文

凤皇止阿房

时间:2018-10-11来源:三国王者网

(一)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将蜀山山兀方才建成的阿房宫,在匹夫一炬后,只剩断壁残垣。而一千多年后的阿房城,前秦君主苻坚为慕容冲种下的数十万株梧桐,湘竹,又是否也早已湮灭于黄沙尘下?

        “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十二岁的小凤皇,前燕皇室的中山王慕容冲,容貌俊美,正是年少骄纵之时,却突遇亡国之祸。从云端到泥淖,不过倏忽之间。前燕的中山王,大司马,和他的姐姐清河一起被作为战利品,成了前秦后宫中的新宠。

        十二岁,不过总角之年。《诗经·氓》有诗云:“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和我们糊涂懵懂的童年不同,古人早慧,十一二岁就手握重权的鲜卑王子并不在少数。五胡乱华时期,北齐琅玡王高俨十二岁便已经干政,十四岁谋反。

      也许中山王的封号是因其宗室弟子之名,但大司马,可是相当于如今国防部部长的实职,虽然由于五胡乱华这一段历史的记载并不完备,并没有任何慕容冲掌权的迹象,但他能以十岁虚龄官拜大司马,必然有其过人之处。史学家粗略几笔带过的,是慕容冲,那些曾纵马舞剑的逍遥日子。

        敷粉,熏香,好妇人服。魏晋时期男风盛行,男子亦注重形貌。慕容冲未及加冠,便有龙阳之姿。按照魏晋之时的民风,这可是一出门就能招致瓜果盈车的美男子。

        这个美冠整个南北朝的男子,又怎么可能对那个,据说是上身长,下身短,脑袋大,脖子粗,癫痫病必用药而且已经已到不惑之年的老男人苻坚青眼有加呢?所谓同性之爱,即便有,从一开始,也就只是苻坚的一厢情愿罢了。

        作为保住了整个鲜卑皇室性命的礼物,身为男子却委身敌国君主的慕容冲,面对的,不仅仅是苻坚,还有那些将他双手奉出的血亲们。亡了国的慕容皇室,显得格外暗弱。

        叛国背主的皇叔慕容垂,谨慎小心,提防着苻坚的猜忌;平庸无能的皇兄慕容暐,忍气吞声,沦为阶下囚。他们自顾尚且不暇,如何能对,这么一个传遍了长安的盛宠“娈童”,被视作皇室之耻的鲜卑王子表示怜悯呢?

        一个本来应当纵马疆场,志在功业的少年男子,却要在另一个男子的后宫中,和一群女子日日争风吃醋。苻坚愈是滔天的宠爱,这份耻辱,便愈发深入骨髓。三年锦衣玉食的后宫生活,对慕容冲而言,也并非想象中那么的美好。

(二)

        凤为雄,凰为雌。凤皇,凤皇,本当是高高在上的皇室宗亲,芸芸众生中的翘楚人杰,却偏偏流落凡尘,身入泥淖,成为慕容王室取悦苻坚的一个礼物。

        而苻坚对于慕容冲,同样也不见得就是发自内心的爱恋。也许更多的,是建立于无情践踏另一个王室颜面的快感上。他有意营造舆论,将慕容王室“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的风流韵事传遍全城。就连他为慕容冲在阿房城种下的数十万株梧桐,竹林,也不过是进一步地扩大舆论罢了。

      苻坚并没有像魏安釐王对龙阳君,或是汉哀帝之于董贤,给予慕容冲任何的实权或是自由,更像是一只高明的狩猎者,作弄着这个毫无招架的美丽玩物。

        不论是苻坚送出了华袍,像哄哄自己后宫中受了冷遇的妃子一样,用赏赐来挽回这个以色事人的旧日“宠妃”。还羊癫疯的非手术治疗医院是他在两军阵前直呼慕容冲为“虏贼”称其军伍为“群奴”,试图借着羞辱对方的将领来壮大己方士气。慕容冲在他眼里,还不过就是个曾经在自己的红绡帐中婉转承欢的“白虏小儿”。

        正是这份发自内心的轻视,才使得这个曾经征服了前燕,西拓,代国的一代雄主,在一个被牺牲的亡国之奴身上栽了跟头。苻坚老了,尽管他到死都保有着英雄的姿态,却挽救不了当前严峻的局势。

        朱元璋称苻坚有“匹夫之勇,妇人之仁。”他虽有攘括天下的野心,却没能及时地斩草除根,处理好内部的民族矛盾。以至于在淝水之战落败之后,四面楚歌,一失足成千古恨。

        但作为五胡乱华时期,能被与秦皇汉武相提并论的大帝,苻坚的确是有着过人之处。重文治,善征伐,举圣贤,能用人。虽是一个异族之王,却能清楚地仪式到封建统治对于国家机器的超强的操控力。

        他信重王猛,排除万难,甚至不惜向自己的亲族下手来立威,更多的是想通过高度集权来实现自己一统天下的远大宏图。如果不是王猛早亡,无人能扼制住苻坚的雄雄野心,魏晋的历史也许还会重写。

        同样“志在天下”的苻坚之所以失败得如此之快,最大的原因,便在于他此前在淝水之战中的失利,造成了他此后的兵力不济。加上他信重王猛,施汉政而失胡心,和慕容冲的疯狂相比,不得人和的苻坚,败得不冤。

        慕容冲,这个年幼之时就亡国受辱的鲜卑王子,和其他慕容宗室不同,他不是苻坚手下听命的臣子,而是处于更贴近苻坚生活的后宫。他对苻坚的政治主张,对王猛,这个苻坚手下的股肱之臣也更为了解,连他最后逃出生天都有着王猛的手笔在里头,只是他的隐忍和不显眼,并没有让王猛感受到危机。

    &nb兰州公立癫痫医院sp;   慕容冲虽然不涉朝政,但在这样一个追求汉化的君王身边,怎么会丝毫不受影响?他太清楚长安在中国历史上的军事和政治地位了,这么一块兵家必争之地。

        如果说之前姚苌的引诱是起因,那么长安重要的地理位置,同样也吸引着急于建功立业的前燕中山王。和着片广大的中华大地相比,小小的燕地又算得了什么?此时的慕容冲,仿佛看到了鲜卑一统大江南北的光鲜前景。

        “凤凰凤凰止阿房。”这个曾经以色动君王的俊美男子,褪下锦衣玉袍,身着铁甲戎装,带着自己往昔被深埋的骄傲再度归来,以皇太弟的名号,异军突起,直逼长安之时,心中所念,只怕早已不同于过往。

        被禁锢了数年,作为笼中的金丝雀被观赏玩弄后,慕容冲的心性和隐忍早已异于常人。阵前对骂,送袍揭伤,这个美丽芳华的男子,却能按捺下内心的冲动,沉着应对,将内心熊熊怒火藏在了那一双灿若星辰的丹凤眼之内,大将之风,容人之度,这个前朝的大司马,并不只是个简单的绣花枕头。

(四)

        长安,长安,长安几时安?战乱之时,人命如草芥,长安城高高的城楼,就像是一块功德碑,记录着帝王的千秋功业,万古长青;也像是一块陈年旧碑,书写了无数底层百姓的斑斑血泪。

        慕容冲与苻坚的这一场对弈终以慕容冲的攻坚成功落幕。长安再度沦为修罗场,慕容冲温厚的外表下终于展露出了他嗜血残暴的一面。他用这一场血雨腥风,洗礼了十二岁那年入驻前秦后宫的永世之耻。

      而他纵容手下的士兵烧杀抢掠,以战养战,也并非首例。杀戮,是培养铁血之师的最快速也最残酷的手法。这在每一次的朝代更迭,对当地不服的异族进行镇慑和报复,屠杀,都是将领常用的手段。在攻城之前,前燕末代之主慕容暐密谋癫痫病最好医院刺杀不成,这座城市的黄土就已经被几千个鲜卑族族人的鲜血浸染过。

        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lǐ)泉不饮。凤皇栖梧桐,阿房城迎来了新主人。昔日凤皇,终上枝头。

        不知踌躇满志的新任皇帝,身着龙袍,再度走入了这个往日强颜欢笑,以色事人的华美宫殿之时,可曾放声大笑?

        史书上记载,他是畏惧慕容垂的淫威,而不敢东归,便督促农耕,建筑宫室,作长久安居的打算。换个角度来看,他也同样是打算在长安这个战略之地,带领着鲜卑族人征服天下兵马,做万世之君。

        于是,在他攻下长安不过五月就派出高盖前去攻打此前向他示好的后秦。而他称帝后的肆意奖罚,又何尝不是在试图以无上的权势来引领下一场大战的来临。

        但重临阿房的凤皇,没有了终生之敌的慕容冲,与刚愎自用的苻坚相比,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高进不是王猛,后秦之主姚苌虽然曾经以子为质,坐山观虎斗,但军事实力并不弱。但慕容冲派出的高盖不但没有打开局面,打败被俘,反而投诚了后秦。而思慕故土的鲜卑族人,也对此时还倘佯在长安的纸醉金迷中难以自拔的慕容冲怨愤难当。

        阿房并非真正的梧桐之地,长安也非福地。慕容冲还是没能将苻坚取而代之。也许凤凰之鸟本适太平,在乱世之中,谁能做的了长久的霸王?

        季更秋重之时,梧桐落木;国复雪耻之日,凤皇陨落。公元386年,长安城内,战火起,凤皇亡。前秦和前燕的恩怨,苻坚与慕容冲的纠葛,在历史的浪涛下,烟消云散,千百年前的厮杀恩怨深埋黄土。愿凤凰再来之时,会是歌舞升平,花团锦簇的太平盛世,引得百鸟来朝。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