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犹草芥也 > 正文

她等候他千年,最终却为他一夜凋零了枝叶!

时间:2018-10-12来源:三国王者网

在一片绿色的山岗上,暖暖的阳光倾洒在这一片嫩绿色中。一颗粗壮的大树下一朵小花探出了它的小脑袋,它伸展开紫色的花瓣在纯净湛蓝的天空下摇曳着娇嫩的身姿。

风,带着一丝闷热的气息轻轻地吹过山岗,青嫩色的小草被风吹得匍匐在地,花,在风中摇摆不定,却依然傲然而立。花身旁的大树为它遮风挡雨,为它遮住炙热的阳光。

不管经过几百年、几千年,树,依然枝叶繁密茂盛,而花,又开又谢,轮回几世,却依然傍树而生,不离不弃。

时光如流水般缓缓流淌着,树与花相依相伴,共同观望着昼夜交替、日月星辰。它们一直以为会这样相伴下去,却没有想到花终有一天会永远离开树。

一天,当花在树荫的环抱下再次探出头享受着暖暖的阳光的时候,不远处一只小小的黑点吸引住了它的视线。待黑点越来越靠近,花终于看清了那只小黑点是什么,原来是一只小粉蝶,那娇柔瘦弱的身躯在风中摇摇欲坠,花禁不住纠紧了心。

“小心!”

花忍不住叫出声来,那伸展的紫色花瓣似乎因为花纠紧的心而微微颤抖着。一阵风刮过,小粉蝶无力的身躯在风中旋转了几下,然后飘摇落下。花连忙伸直绿色的纤细腰身,张开紫色的花瓣轻轻接住了小粉蝶坠落的小小身子。

小粉蝶似乎累坏了,那粉色的翅膀在阳光下几近透明,粉色中带着一丝银白色的光芒。它软软地趴在紫色的花瓣上,静静地沉睡着,而花则用它那紫色的花瓣包裹住小粉蝶娇柔脆弱的身子,默默地守护着它。

风吹拂而过,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那是树焦躁不安的心情。它静静地在花身旁看着这一切,看着花那么温柔的用它紫色的花瓣轻柔地抚摸过小粉蝶的身躯,心中有着一丝淡淡的失落和隐隐的不安。

三天之后,当红彤彤的太阳从东边升起,小粉蝶缓缓地苏醒过来。经过几天的修养,它似乎恢复了一丝生气,它扇动着那粉嫩的翅膀,围绕着花在空中舞着轻灵的最新癫痫病治疗方法舞蹈。

花几乎看呆了,它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的舞蹈,那么轻盈、那么飘逸。花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粉蝶,眸中有着浓浓的深情和温柔,却忽视了身旁树那一声轻轻地叹息。

小粉蝶感激花温柔的照顾,于是它决定留下来陪着花一起看这山岗上日升日落的景色。花自是欢喜异常,每天清晨一睁开双眼,就能看到小粉蝶那娇柔的身子在风中轻灵的舞动,那是它一天之中最幸福的时刻。

幸福平淡的日子就如砂砾在指缝间一般很快就消失不见。一天清晨,花惊恐地发现一直围绕着自己飞舞的小粉蝶不见了踪影,它焦急、担忧,无奈它绿色的身子直深入土里而不能出去寻找。花身旁的树不忍心看到花如此的担忧,轻言细语的在花的耳边宽慰着它。

很快,日落月升,在远方一片漆黑的天空下,花看到了小粉蝶姗姗归来的身影,一颗担忧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一连几天,小粉蝶总是早出晚归,花虽然奇怪,却也不好过问。

一天深夜,当柔和的月光倾洒在山岗上的时候,花闭合上它紫色的花瓣,静静地酣睡着。

“呜呜呜……”

是谁在哭泣?低低地呜咽声惊扰了花的睡眠,它睁开睡眼,展开花瓣,却惊讶地发现小粉蝶收起它粉嫩的翅膀,坐在一边的草叶尖上轻声啜泣着。

“你怎么了?”花奇怪地问道。

“我……我……”小粉蝶转过身子看着花,心中抑郁却不知该如何对花诉说。

“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小粉蝶的泪让花感到难过。

“我……我……我想要变成人。”小粉蝶低着头,晶莹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从它小小的脸蛋上坠落。

花一阵惊愕,它不解地看着小粉蝶,问道:“为什么会想变成人?”

“因为……因为……我爱上了一个人……”小粉蝶呜咽着说道。

心突然抽痛了一下,花看着小粉蝶,苦笑道:“这就是你这几天晚湖州哪个癫痫病医院最好归的原因吗?”

小粉蝶点点头,那坐在草叶尖上娇柔的身躯总是让花一阵心疼。

“那你准备怎么做?”花轻声问道。

小粉蝶沉默了一下,它抬起头,满含泪水的双眼有着一丝不舍,终还是狠下心说道:“我想我要离开你了,我要去寻找变成人的方法,然后……然后我要和他在一起。”

“会有这个方法吗?”花难过地问道。

小粉蝶摇摇头,神色黯然地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所以……对不起……”

“你还会回来吗?”花问道。

小粉蝶看着花,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会,或不会,似乎都不是它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的。

花淡然一笑,紫色的花瓣在夜风中轻轻摇曳着。

“我会等你回来的。”

声音淡然,却有着一丝坚定。

没有小粉蝶的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只是花变得沉默了,它总是伸展着它紫色的花瓣,痴痴地望着那湛蓝纯净的天空,等待着那粉色娇柔的身子出现在它的眼前,而树则一如既往的默默陪伴在它的身边。

多少天、多少月、多少年过去了,花始终没有盼到小粉蝶的身影出现,原本期盼的心渐渐变得绝望。

一天夜晚,沁凉的夜风吹拂着花纤细的身子。花仰望着夜空中皎洁的明月和闪烁的繁星,眸中凝聚着点点光芒,它对着夜空呐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它还不回来?它的心里难道就没有我的存在吗?它难道不知道我在等着它吗?它难道不知道我爱着它吗?如果这世界真的有方法可以变成人,那么我也要变成人,只要做了人,我就可以去寻找它!”

花愤慨的声音刚落,漆黑的夜空一个飘渺空灵的声音响起:“真是个痴儿啊,何苦呢?她如今已经是人了,不会再回来了。”

“那么我也要做人,我要去找她!”花激动的对着夜空喊道。

湖南最好治癫痫医院>“即使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不在乎!”

夜空中响起一声叹息,飘渺的声音说道:“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你会脱离花的形态,变成一个真正的人,拥有一双脚走遍世界。但是变成人的你却无法继续在泥土里吸收养分和水分,你的生命很快就会枯竭,而成为人的你也无法再回到这里,无法再变回原本的姿态。”

“我不在乎,我只想去找她!”花坚定地说道。

“可是我在乎!”身边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花惊诧地扭头看着一直沉默无言的树。

树心痛地看着花,说:“这么多年,我们一直相依相伴,难道你就没有察觉我对你的感情吗?你就这么忍心离开我?”

花看着树,它感激它多年来的陪伴,但是它却无法爱上它。

“对不起。”这是花所能对树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当一束清亮的月光照射在花的身上,淡淡的光晕中,花原本纤细的身子开始变高、变大,在树惊讶却痛心的目光中,花退去原本的姿态而成为一个翩翩男子,他一身紫色衬衫站在那,细软的黑发服帖在脑后,俊逸的脸庞上乌黑深邃的眼睛闪烁着一丝亮光,厚薄适中的嘴唇向上勾勒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他真的变成了人!他终于可以去找她了!兴奋欣喜的花却听不到树轻声啜泣的声音。

变成了人的花踏遍千山万水,寻找着小粉蝶的踪影。只是这世界之大却不是花所能想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花始终没有找到小粉蝶,而他的生命也已到了尽头。

这天,花拖着疲累的身躯在一棵大树下坐下,缺少养分的它身躯极度虚弱,生命之火随时燃烧殆尽。

不行!他还不能死!他还没找到她,至少,让他在死前见到她!花在心里无助而绝望的祈祷着。

在花待着的大树正对面是一座白色的尖顶大教堂,此时一场隆重的婚礼正举行着,一对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新人接受着大家的鲜花青少年羊癫疯医院和祝福。而在这对新人身后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娇柔的身影,大树繁茂的枝叶遮住了她的脸庞,但是花却激动的从树下站起身,一股力量瞬间让他忘记了所有,他撑着虚弱的身体缓慢地向那不远处树下的身影走去。

越来越靠近了,花清楚地看到那娇柔身影上清丽的容颜,那脸上的泪花让他的心一阵阵抽痛,而在她耳朵上戴着的一对粉色的蝴蝶耳钉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树下的人抬眼看见了他,微微一愣,闪烁着泪花的黑眸瞬间神色复杂难辨。她认出了他,而他也一眼就看到了她。她没有想到他会变成人来找她,他更没有想到再次见到她居然会看到一张哭花了的脸。

小粉蝶看着花,泪光闪烁的黑眸一阵迷离,突然她唇角露出一丝软软的笑容,娇柔的身躯毫无预警地往后倒下去。花惊慌失措地接住她倒下的身躯,那原本温暖的身子却在他的怀中慢慢变冷。

她和他一样,为了达成心中所愿,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只是她在生命终结的时候却看到自己所爱的人结婚,新娘却不是她。而他呢?他在生命终结的时候又会看到什么呢?

指腹轻柔地擦去怀中女子眼角的泪滴,花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他附在怀中女子的耳边低声说道:“不怕,你不会孤单,还有我呢。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与你生死相随。”

参加婚礼的人群中有一个小女孩因为贪玩离开了大人,她走到树下,却惊讶地发现了一朵枯萎的花,那干枯卷曲的花瓣紧紧地拥抱着一只已然死去的粉色蝴蝶,风吹拂而过,卷起一地的风沙和落叶,轻轻掩盖住了它们的身躯。

青翠的山岗上,树依然沉默的伫立在那里,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树一直在等待着花的归来。当再一次月落日升,当一束曙光照亮了山岗,树却在一夜之间凋零了枝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在晨曦下孤寂而凄凉的等待着。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和摘编,违者必究!)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