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犹草芥也 > 正文

心结(14)_市井看台

时间:2019-06-18来源:三国王者网

  临近午餐时间,在朱会计和王出纳耐心的手把手指点下,心洁学会了电脑的基本操作。现在正孜孜不倦的学打字,从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中,不难听出那生疏不和谐的指触音符。而心洁却乐此不疲,每学会一点电脑上的小知识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信心倍增。
  
  心洁很容易沉浸于一种状态中,无论是开心的或是不开心的,她总是特别容易渐入佳境。如果没有外界的声音突然闯入,惊醒了她,她仿佛就定格在一种画面上一样。这不,陈志就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心洁起身靠到窗户边去接听。
  
  “老婆,我们在开元大酒店22楼餐厅开席。我已经叫周松开车过来接你。”电话那头比较安静,没有吵吵嚷嚷的声音,感觉陈志应该是避开众人找了个清静的地方给心洁打的电话。
  
  “何事?”难不成要她陪餐?心洁想:不是有贾静这位美少女了吗?还有其他的办公室成员?难道这么多的美女在眼前,还非要她去作陪?
  
  “我们一起陪同参观基地的那位省领导特意点到你,要你一起来用餐。所以,这个关键的环节你还得必须来。”陈志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着急和不自信。
  
  “我不是交际花。你身边不是已经有朵花在了吗?把她献上去,你岂不是更有面子?何故还要来扰我?”哼!心洁心里清楚明白,就知道陈志舍不得把贾静推上去。
  
  “可是,人家特意点得是你,不是她。”听得出来,对陈志而言有没有心洁倒是无所谓,无奈领导的口味怪异,非要点上自己的夫人不可。
  
  “这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心洁只是不想自己成了一个被人需要时召之即来,不需要时挥之即去的角色。她没有那么贱。
  
  “在这关键时刻,你一定要来。不然,领导不开心,我们的项目款就没有希望了。”陈志似乎在电话那端求着心洁,好似今天中午这一餐饭少了心洁就成不了事一样。
  
  “我不是牛,任谁想牵就来牵走。不过,你倒是可以给贾静和你自己的鼻子上安个牛栓,把绳子交给领导去操控。这样看起来,你们是一对相依相伴的牛。”心洁最讨厌陈志求她,她能想象得出陈志此时的恶心嘴脸。
  
  “什么话?你骂我是牛?”陈志听了心洁的话,西安癫痫病医院那好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就是一头牛,一头奴隶牛。”心洁跟随着自己心的指引,用倔强的话语回击着电话那头的陈志。办公室的朱会计和王出纳听到后,忍不住小声窃笑起来。她们俩边笑边小声嘀咕着什么,心洁佯装不知。
  
  “好了,老婆,没时间和你拌嘴,宴席就快开始了。就当我求你这一次,你不是说你会支持我的大业吗?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最好的时机。你快点过来,周松开来接你的车子也应该快到了。记得,一定要来。”电话那头有人在叫陈志的名字,他说完就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我不管。”知道陈志没有听到心洁说的最后三个字,她还是把这三个字的余音吐到了手机的话筒上,呆呆的把手机从耳边移开,坐回椅子视若无睹的继续拔弄电脑键盘。
  
  她刚坐定不久,就听到楼下传来车子鸣喇叭的声音。这么急促的声音,让她坐在椅子上心开始不安起来。接着就听到周松在楼下喊:“表嫂,你下来一下。”心洁起身挨到窗边探出头,看到了周松的脑袋正伸出车窗外往楼上的窗户看,一脸的笑嘻嘻。分明是来执行陈志的任务,接她去陪餐。看来是躲不过了,心洁去关了电脑,分别同朱会计和王出纳打了声招呼就慢吞吞的下了楼。
  
  楼下,周松早已开好了车门,正叼着根烟悠闲的靠在车旁抽着,漫不经心的等待着心洁。见心洁下来,他慌忙扔掉手中烟,满脸堆着笑容,做了个请老板娘上车的姿势。心洁上车坐稳,周松帮忙关上车门,绕过车头,钻进驾驶室,发动了车子。至此,周松脸上的肌肉没有放松过,笑容一直嵌在他的脸上。心洁看着后视镜中周松的笑容问:“这么大的开元酒店,有那么多的办公室美女作陪,难道还坐不热领导的屁股?非要点我去?”
  
  “点你去的那位领导可能是个怪胎,把其他省、市、院领导和陪同人员都安排到其他包间去用餐,说什么要和我们中心的工作人员零距离接触,还特别提到了你。谁知道他那闷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他那一桌除了他自己和司机,就只有我们中心办公室的接待人员,还有主任和你。”周松边熟练的驾驶着车子,边回答心洁的提问,脑子灵活的两不误。
  
  “这种场合我怕自己应付不来,要是出了洋相,怕丢了我们中心的脸。”心洁看着周松笑容贵阳哪个医院治癫痫好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应该是一种别有用心的习惯性假笑。讥讽?阿谀奉承?
  
  “你过份忧虑了。不是有主任在吗?你还怕什么?”周松说着瞄了一眼后视镜中的心洁。
  
  “他,呵呵!”心洁把要说的话吞回肚子,陈志若是心里有她,就不至于弄出个贾静来。有了贾静,陈志又哪能顾得了自己。心洁不想说,有她自己的想法,她不想博取任何人的同情。更何况周松是陈志的贴身司机又是亲表弟,向他诉苦等同于向陈志诉苦。陈志身边的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她可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怎么?你们俩还因为贾静的事在闹矛盾?你应该看开点,男人在外做事,经常会身不由已。男人嘛!偶尔会粘花惹草,但未必是真心付出,大多只是玩玩而已。你不必太计较这些,最好的方法就是看到了也要假装没有看到,做个大智若愚的女人其实会更好些,有利于家庭的安定团结。”周松试图揣摩心洁的心思,言下之意又附加了男人在外做事是如何的辛苦,女人应该多加理解男人才是。
  
  “难道你也是这样吗?”也对噢!毕竟周松自己也是个男人,首先总会设身处地为男人着想,那管得了女人们的心思。
  
  “我?我只是个小角色。再说,也没有什么有利的条件让我去花心。”周松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尴尬。
  
  “那你和我说说,贾静和主任之间发生的故事。”既然男人在外粘花惹草算是玩,那么,如何个玩法。心洁倒是有兴趣想知道。
  
  “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其实,我知道的也并不多。有些事,张爱苹应该有告诉你了吧!”周松开始搪塞,不知要如何来回答心洁的提问。
  
  “你就直截了当的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将你知道的告诉我就可以了。如是你们夫妻俩真为我着想,真不想我的家庭毁于一旦的话,那么,请实话实话吧!”心洁试探性的追问,就想看看,周松心里的天平会偏移向老板还是老板娘?
  
  “好吧!你听了,可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能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主任下不了台。如果你那样做的话,我以后在中心的地位就更岌岌可危了。你不知道,自从贾静来我们中心后,加上之前张爱苹透露了部分关于他们之间的事给你。主任对我夫妻俩癫痫病诊断标准已经有了很大的想法,他不但,警告我们夫妻俩要管好自己的嘴,还把我原来的办公室给了贾静使用,让我搬到基地的平房去办公。虽然,办公室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但是,那总是一块能让我休息的个人场所。如今感觉自己被降级,在车队其他司机面前,我都抬不起头来做人,就因为自己的嘴没有管严实。对我更加不利的是,之前主任对我的信任,如今荡然无存。这样下去,我怕以后在中心没有我的立足之地。话题扯远了。”周松苦笑了一下,不能再取得老板的信任,不如赌一把,向老板娘靠拢,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样想着,他接着往下说,“贾静没来之前,主任就让我为她租下一个单身公寓,备齐了公寓里的生活必须品,为得是,贾静一到就可以安心的入住。在朱会计那里,你还可以翻到我报销的清单明细。”
  
  “就这些吗?那他们俩有没有那个?”心洁想:陈志都在外面安好一个新家了,应该还有下文吧!可耻的男女,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哪个?噢!你是指他们之间有没有实质性的关系?这我就不知道了。最近,他由于不信任我,自然叫我办得事就比较少了,反而是其他的司机的机会比较多。而我并没有从其他司机口中得到他们俩的细枝末节。不过,都这样了,我猜测他们俩之间应该有发生关系吧!”周松大胆推测他没有看到过的事情,并不忘记趁机邀功为自己的未来铺条明路,“以后,我们夫妻俩就要靠你这座山了,你要多多关照,分杯羹给我们俩吃吃。”
  
  “你放心,我会掌握好分寸。不再拉你们夫妻俩下水。再则,有我在中心的一天,就会有你们俩的影子。毕竟,你们夫妻俩的出发点也是让我的儿子能有个完整的家。我不会过河拆桥,更不会恩将仇报。这样的事,我做不出来的。你大可以放一百个心。好好的帮我看着陈志和贾静的动向,我会罩着你们俩的。”心洁承诺,给周松吃了颗定心丸。
  
  “有老板娘罩着,那我可真的把心放肚子里了。”一丝浅笑从周松的嘴边滑过,但没有得意忘形。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谨小慎微的接着往下说,“如今主任被贾静所媚惑,在我看来,也是一时的糊涂。你想想,有哪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会为了外面的一个女人,愿意断送自己的前程,留下不良的道德记录。更何况主任现在的事业正如日中天,我看他,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花心罢了。你要有足够的治疗癫痫最好的药物耐心,等着他沉迷的心回归,凡事不要操之过急,弄不好反而会使事情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到那时,想挽回就不易了。”
  
  “这个,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现在,我只当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不会去逼迫他们什么,更不可能让他们有狗急跳墙的机会。我只想管好我的钱,让他们逍遥自在去,看他们还能坚持多久。我就不信,我断了陈志的粮,他还会有什么方法去讨好贾静。”
  
  “表嫂,这点,你就想错了。你断不了主任的粮,他出去几乎不用花一分钱,全部交给我们司机去办理。然后,再让我们拿到财务办公室去报销。这几年,我在他身边,他一直习惯这样运作。这不,他今天还叫我为他购买一个mp3。”周松眼睛看着前方的路,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从换挡杆后面的小抽屉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来,交给心洁过目。心洁瞟了一眼那个小盒子,并没有用手去接它。周松只好又放回抽屉,接着往下说,“我知道主任前段时间刚为他自己换了个新的mp3,还是我经手操办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总不可能又用坏了吧!我猜,这个mp3八成是送给贾静的。”
  
  “我知道,我们中心人多眼杂,防不胜防,他总会有办法弄到钱。周松,你只要记得,你们车队下面的司机,每次要去报销前,把发票先拿给我过目。然后,我会找主任签字,帮你们报销。”心洁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件事,回去后要好好和朱会计和王出纳商量,只认她签字有效。让陈志的大名签字从此靠边站着去。
  
  “遵命,表嫂。”周松爽快的答应。
  
  “你为贾静租下的公寓在哪个小区?”心洁想着哪天要去抓个现形。
  
  “和办公室主管付叶同一个小区,贾静住的那个公寓还是付叶推介的。叶付和贾静她们俩整天形影不离,同进同出,要好的不得了。”
  
  “嗯!我知道了。你专心开车吧!”
  
  车子很快停在开元酒店门口,门口的迎宾人员彬彬有礼,热情的上前来开了车门。心洁下车时,看到周松正拔打电话,想必是向陈志汇报已完成任务。心洁没有理会这些,径直上了电梯去了22层。

【责任编辑:雨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