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犹草芥也 > 正文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_影视书评

时间:2019-06-18来源:三国王者网

  

  一

  一直以为自己的人生就是被这样定格,每天忙碌着,为了一日三餐,可三餐的方式不同,能够吃到己喜欢的饭菜,就是幸福吧?晚秋是一个淡然的女子,淡得就像那朵乡间小路上的野菊花,与世无争,静待花期。

  电脑是一股强烈的潮流风,也毫不例外地刮进了镇子。晚秋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老公是个出租车时机,每天在外面跑来跑去不着家,夜里要很晚才回来。她有着自己的事业,经营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书店,在一所镇级中学的旁边,门脸不是很大,但很精致,她给书屋起了个喜欢的名字《三味书屋》,取意于鲁迅先生的文章。晚秋是个精致的女人,娇小的身材,优雅的打扮。孩子们上课了,她就打开电脑,浏览一下新书的动态,也偶尔上QQ和同学说会话。

  最美人间四月天,故事就拉开了序幕。四月应该就是个春意复苏的季节吧?晚秋邂逅了他,在网络里。晚秋从来不加好友的,看着添加请求的留言:锁清秋,很诗意的名字,希望和你成为朋友。晚秋的网名叫做“锁清秋”。他呢:“梧桐雨。”江南人,故事就是故事,发生在该发生的时间和地点,而他们的故事发生在不该发生的地点和时间,就注定不完美的结局吧?

  梧桐雨: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锁清秋心里暗想,这人还好,最讨厌千篇一律的开场白:你好。

  回到:有缘相逢荧屏,字如人,千里梧桐只等凤来栖。

  梧桐雨:很开心认识你。一个灿烂的微笑表情发了过来。看你的头像,好美。是你本人吗?

  晚秋皱了皱眉头:最讨厌发表情了,刚才的好印象一扫而光,不再回话。表情,那是借用别人的话,有点借口传音之嫌,晚秋就是这样的个性,除非不得已,要不很少发那些无聊的表情。“我可不会用别的美女头像,来招摇过市。”

  梧桐雨,几分钟以后,晃动了一下窗口。

  锁清秋:对不起,我有些忙。抱歉,以后见。

  然后一个闪身,遁形到了荧屏后的那端。

  周末,一点也不忙。晚秋起了个大早,打开电脑,打开QQ,不是为了聊天,是为了听音乐,喜欢一边做家务,一边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悠扬的歌声,可以忘记烦恼,心里有一种投入到音乐意境当中的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惬意。侃侃的歌声,有与生俱来的忧伤,真的很难和她那阳光可爱的娇小外形联系到一起。《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时钟他不停在转动,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小雨她拍打着水花

  晚秋在滴答声里收拾干净屋子,看看一尘不染的温馨小屋,这也叫爱巢吧?晚秋咧着嘴笑了,大大的酒窝露了出来。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中医如何治疗羊角风病

  寂寞的夜和谁说话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还会有人把你牵挂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有几滴眼泪一落下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伤心的泪而谁来擦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晚秋,梳理着过肩的长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得意。不胖不瘦的身材,玲珑剔透的曲线,不是很美,但举手投足见有着迷人的风韵,是成熟女人的味道。

  滴答,滴答,QQ上的图标跳动着,一个很有个性的头像出想了,时曾相识呢?放下手里的梳子,点击过来,还是那个梧桐雨。

  他怎么会看到我呢?我潜水呢,晚秋下意识地想到。因为工作的原因,在线的时候也经常潜水,也是不喜欢和人聊天,只是在看到一些喜欢的文字时候写下几句字而已,这要源于上学时的爱好。

  梧桐雨:你在吗?那天你的突然下线,让我不解,是我哪句话说的不对冒犯了您吗?请回答。

  晚秋看到自己空间有他来过的脚印,他看了晚秋写的日记,还有照片。

  晚秋不是个人云亦云的女子,不喜欢在网络上和人进行无聊的交往,率真的个性使然吧?不喜欢对着屏幕,敲打别人的话语,更不喜欢被人像排查户口一样问:你哪里的人?做啥的,要么就是美女,你在忙啥呀?没见面就叫美女,一看就是虚伪。为这她拉黑了好多人。她怕这个梧桐雨也具有一切男人的本色。

  不回答了,让他问吧!

  给孩子洗衣服吧,儿子的校服明天还要穿呢。

  《等你等了那么久》祁隆的歌声伴着晚秋洗完了衣服,回到屋里,那个头像还在闪动,这个人,还蛮执着呢?

  梧桐雨:看了你的日记,你是个优雅的知识女性,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个老师吧?以你的气质,我敢下断言。

  锁清秋:我出去了,刚回来,谢谢你。我不是老师,很多人这么说。我只是也以书为伴。

  梧桐雨:你回来了,终于又看到你的头像亮起来了。接着,他分享过来一首歌,是晚秋刚听完的《等你等了那么久》,只不过是MV的。

  优美的画面,缠绵的人物,撑着伞的女人,雕栏画栋里说着宁愿为你守候,缓缓前行时一个突然转身回眸,倾了谁的城堡?摇动的柳枝摆动着心里的等待,有爱的等待不是寂寞。青石墙上写不尽的前世今生来世的约定。唯美的画面,看得晚秋如醉如痴,上网的她也就是偶尔看看有没有新的图书出版,和批发商订购需要的图书,听歌,不知道还有MV。

  锁清秋:谢谢你,这首歌好美。

  梧桐雨:我还以为你下了呢?好久不回话。

  一首歌,把晚秋先前的敌意减少了很多。<郑州哪里治疗癫痫最好/p>

  锁清秋:今天我休息,你呢?

  梧桐雨:我也是的,喜欢这首歌吗?我很喜欢的,意境优美,歌词婉约,音乐缠绵,就像是一个等待的人在娓娓道来心中的思念。

  锁清秋:你很懂文字呢?

  梧桐雨:就是喜欢。

  渐渐地,晚秋和梧桐雨有了很多话题。他是个江南人,比晚秋大很多,是一个教师。因此他们的共同话题多了起来。时间在指尖流淌,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做饭的时间。

  锁清秋:我下了,该做饭了,下次吧?

  梧桐雨:好吧,有你的时间过得飞快,真好!

  锁清秋:彼此,期待!

  周末过去了,晚秋上班了,昨夜又是一夜没睡好,老公和朋友出去喝酒,回来醉的不成样子,折腾了一夜。一边打开店里的锁,晚秋一边在心里埋怨老公。嗜酒如命,没有一点样。晚秋的老公没有文化,性格有些狭隘。他可以在外面随意花天酒地,可是对晚秋却是很苛刻。

  要到期末了,看看是不是有更好的学习资料啊,有,就要进,学校需要。打开电脑。

  那个熟悉的头像闪动了,戴着一副浅色眼睛,看着就是那种文绉绉的人。

  梧桐雨:看到你的说说,心情不好吗?

  晚秋差点忘了,昨夜心情不好时写的那句:有一些距离,你永远拉不进,有一些人,你永远不会懂。这是写给老公的,晚秋喜欢。可老公不懂,他的爱好自私。有时候懂得比爱更重要吧?

  人可能真的有前世,也许就是前世的缘分注定,晚秋遇到了他,这个来自于人人叫虚伪的网络。人与人相遇的很多,可是能够走进彼此视线和心灵的就很少。看着他的话,蓦地一股酸意笼罩上了心头,还潮湿了眼睛。

  锁清秋:我还好,没事,就是心里有些纠结。

  梧桐雨:说说啊,我们也是朋友吗?

  锁清秋:他喝多了,经常这样。

  梧桐雨:不要想太多,跟喝酒的人一样只会给自己增加烦恼。不怕你笑话,我爱人开一家小餐厅,经常喝的没有了样,我都习惯了。

  锁清秋:同是天涯沦落人。

  梧桐雨:心情不好,吃饭了吗?

  锁清秋:没有,我习惯不吃早餐。

  梧桐雨:你见过石磨吗?就是磨面的那种,如果里边没有粮食,石磨不停地转动,后果会怎样?

  锁清秋:不知道。

  梧桐雨:会把石磨磨坏,你的胃也会的,时间久了。不论如何,身体是自己的,保重。

  晚秋的心再一次被热流冲击着。爱人是个粗人,有着北方人的大男子主义。时间久了,她都忘记了被爱的滋味,哪个女人不喜欢被人爱,被人疼呢?

  共同的语言,把两个相癫痫病是确定遗传病吗隔万里的人心的距离拉得一尺之遥。也有一些情感在悄然发生着……

  二

  渐渐地,晚秋有了一种莫名的依赖。不经意间就会想到那个远方的人。人最怕的就是吸了这精神的鸦片,无法抗拒的心瘾。

  梧桐雨:我会在人海里寻找,一个身影,一头乌黑的长发,蓦然一个回身,那脸庞是我梦里寻了千万次的脸,多好!

  晚秋,本能地抗拒着自己的爱恋,心底有个声音再说: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可是每一次,情感疯狂地战胜了理智,晚秋在一半是思念的火焰里,一半是理智的海水里挣扎。

  为你我愿做一只飞蛾

  扑向那团你的烟火

  不要问我痛不痛

  你爱我,我就值得

  为你,我愿

  奔赴那有你的城市

  并肩与你看日出日落

  风刮过

  长发舞乱你温柔的碧波

  我是你前世遗失的花朵

  今生的开在你心的湖泊

  亲爱的

  不要离开我

  守住我给你承诺

  “我能看看你的照片吗?”相片的密码是手机号,顺理成章的,梧桐雨有了晚秋的手机号码。不一会,一条信息进了晚秋的手机:梧桐有雨何处觅,天涯海角凤来栖。不用多想,一定是他的信息。

  一个夜晚,爱人出车还没有回来,晚秋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归属地,是南方的那个城市。不用多想就知道是他,晚秋的心一动,该不该接这电话呢?响了几声,不响了,可是过了一阵子,又响了起来。磁性的声音:你好吗?没有过多的语言,可是心怎么在狂跳?晚秋问自己。人的情感就是这样的:不经意间就发生了,没有理由的,还势不可挡,犹如破竹。两个人就在屏幕的方寸之间传递着相思和爱慕。这就是网恋吧?爱的是那种心动的感觉,爱的是那种无形的牵挂。

  突然间,锁清秋连续好久没来他们的城堡,是不是她有事了?梧桐雨魂不守舍地等待那个熟悉的头像亮起来,可就是没人把那个笑脸盈盈的头像点亮。打个电话吧?无人接听,最后就是无法接通和关机。

  人说,世界上最难以忍受的就是等待。梧桐雨无法忍受思念的煎熬,一次公出的旅途,顺路拐了个小湾,来到了锁清秋的小镇。

  这里的一草一木对梧桐雨来说并不陌生,因为他们都生长在晚秋的文字里,很顺利就来到了晚秋的那个《三味书屋》前,他怕惊动到她,很远就下了车,走着来到了书屋的不远处,停下脚步。心里一阵狂跳,想到那个在梦里无数次出现的脸庞就要出现在面前,是激动,是欣喜,还是紧张?无法言说。天很热,有着盛夏的狂躁,梧桐雨抬头望了望天空:原来北方也很热啊!其实,这个世界说大不大,拉萨治癫痫哪家正规要不我怎么会遇到清秋,说小也不小,很多人刚刚要走进彼此的视线,一转身就再也看不见。

  等了一阵子,小屋的门被推开了,可是出来的不是那个娇小可爱,娉婷玉立的清秋,而是一个轮椅。梧桐雨的心猛地被揪了一下:莫非我的清秋?不,不,绝对不可能的,我一直祈求老天保护她的啊!

  梧桐雨的思绪还没有稳定,轮椅后面的那双手出现了,紧跟着推轮椅的人露出了真面目。对了,就是这张脸,如一块石头,投进了我的心湖,乱了我的心,美丽我的人生。圆圆的鸭蛋脸,眼睛就是湖水那么平静,见不到一点涟漪。还那么纯净,没有一丝杂念。淡紫色的连衣裙,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匀称的身材。一头长发很随意地在肩上垂落着,风轻轻地吹来,裙角就在风里舞蹈。只是,这张熟悉的脸,怎么有些苍白和清瘦了呢?脑子里的那张脸红润,丰盈,就如桃花一样,笑起来,那酒窝能醉人的心。可是现在都不见了,梧桐雨的心抑制不住的痛疼,就像被刀剜了一下。那种想要一个箭步上前,把她紧紧地地拥抱在怀里的欲望在怂恿着他。然后在她的耳边低语:你还好吗?我好想你!更可能一句话也不说,热泪就盈出眼眶。可是,为何心不能主宰大脑,大脑又无法发出那个走过去的指令呢?应该是,一定是,梧桐雨的目光移到了轮椅上那个男人,那男人呆滞的目光一下子就像一个无形的枷锁绊住了梧桐雨的脚步。

  晚秋推着轮椅慢慢地出了书屋的门。

  难怪,这么久见不到锁清秋,原来……

  天怎么那么多变,就像个三岁的孩子,刚才的那阵子狂躁的闷热没了,倏地来了一阵冷风。山雨欲行风满楼,看着乌云翻滚,一场狂风暴雨即将来临,梧桐雨好想拿出一把伞,或者把身上的外衣脱下,给清秋披上。可他也不能够。到底我能给她什么呢?梧桐雨傻傻地愣在那里,像一个沉默的雕塑。雨点好大,噼里啪啦地从天而降,不给人一点准备,就像人生的路上有很多事突然降临到你的头上,让你措手不及。

  清秋推着车转身回去了。慢点好吗?我还没来得及把你的身影记在心底,你就要转身离开吗?这一转身是不是就是再也不会回头了,我们就再也没有了交集?梧桐雨张了张口,可是发不出来一点声音,嗓子就像被鱼刺扎住一般。

  那朵淡紫色的花朵消失在梧桐雨的视线里,没有了一点痕迹。他的身子被雨淋湿了,要不是出租车司机叫他,他就会变成落汤鸡。回到旅店,他打开电脑,看着锁清秋灰暗的头像打下了一段字: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你:一袭素淡的紫色连衣裙,裙角在风里摇曳。你的长发有些凌乱,你的微笑朦胧模糊也很迷人,我抑制不住上前去拉你的手,可你回头轻轻一笑,一转身你就不见了。我寻你,不见……

  夜风袭来,梧桐树在晃动着身影,梧桐雨的梦是否能醒。庭院里再深的寂寞也锁不住秋脚步,因为爱比不爱更寂寞……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