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犹草芥也 > 正文

小小说|黄照群:钟声代表我的心_百味人生

时间:2019-06-19来源:三国王者网

  叮咚!门铃响。

  是他践约光临,我高兴地起身去开门,我们家的生活助理宁姐早已把门打开,却迎来一位背着工具包的家政维修师傅。宁姐领着师傅去了客厅洗手间,回头告我说,坐便器排水不畅,淋浴�o滴漏,请师傅来修理,昨天那位小师傅修了半天也不行,今天请位高手来,不过收费可贵啦,要六百块钱哩。

  我点点头:知道了。心中有些扫兴,原有等待的喜悦情愫被此时涌起的失望所替代。我瘫坐在沙发里,遥闭了电视节目。等待着。客厅里落地的邸高大座钟似乎也在为客人的晚点而郁闷,嘀、嗒、嘀、嗒走得格外无精打采,慢悠悠的。平时我们家人都认为座钟的嘀嗒声清脆悦耳,宛如美妙音乐很动听,现在听来有些单调枯燥。

  终于等来了。他穿过门庭,步入客厅,歉意地点头致礼:“对不起!我迟到了。你们家的保安不让进,耽搁一会儿;再说我母亲的车坏了,修了半天不见好。否则,也许我不会迟到……”

  妈妈有小车?爸爸呢?可想而知,水涨船高嘛。是在隐喻地暗示你家的经济条件和我们家门当户对?哼!未必吧!

  炫耀!令人恶心的炫耀!富二代共有的特质!和先前来我们家相亲的那个家伙一样,开口就显摆。该不是置身于宫殿般的豪宅,让满目超豪华精美家俱所震慑,感到自卑而不得不炫耀以平衡心态吧?可这屋里的一切与我何干?又不是我奋斗得来的,我在这儿只是短期不缴费的房客而已。我父母从小就多次教育我们,要靠自己的劳动去创造比眼前更好的生活,让我们两个孩子千万别指望得到财产继承,他们只会在我们创业过程中给予必要的财力人力支持。我牢记着并一直努力要去创业实践。再说了,你炫耀长沙哪里看癫痫最好也不该说车呀,眼下拥有小车的人家多了去,在我们家金碧辉煌的别墅里还显摆什么小车?不自量力吧,小巫见大巫的道理你应该懂得。我猜想,他置身于此一定羡慕嫉妒恨吧?一般常人都如此。

  这时,维修师傅走出来,对陪立一旁的宁姐说了什么,宁姐转告,说师傅认为修理难度大,要回去讨电动疏通机械。师傅丢下工具包,走了。

  我点头示意宁姐:知道了。谁都不愿意会客时有打扰,我当然也不例外,礼貌地挥挥手,微笑着请宁姐外出回避。没来得及邀请他入座哩,他却不声不响走进洗手间,连招呼也不打,显然不够礼貌。

  他今天的装扮也极为普通,和平时相见时一样,没穿什么名牌,皮鞋也半新不旧,倒是擦得贼亮,手机也就千元以下的大众化普通玩意儿。着装打扮显得对我不够尊重。这是低调呢,还是故意作秀?按说,第一次被长得还算可以的本姑娘邀请来家约会面谈,该是多大的荣耀,怎么着也该�意�意粒�包装修饰一番,亮出自己最帅的一面以博好感吧?相亲的装扮无比重要的呀。我以前的好几次外出相亲,皆因为我的随意着装而歇菜,其实那都是我极不情愿地刻意所为,若非父母所逼,我才不乐意去呢。互不相识的男女,甚至毫不了解,仅仅凭一见就能够倾心?此事儿世间虽有,那是千分之几的概率。即便如此,日后分手的比例也较大,初始乔装隐蔽,克己复礼,婚后灵魂大暴露的事例比比皆是,本姑娘耳闻目睹得多了。因此,我要自己择偶,普遍撒网,择优选取,重点进攻。至于有无钱房车不在考量之列,身高体型颜值亦非要点,说得过去就行。重中之重是有孝心爱劳动敢担当要诚实会爱人!这不,在公司新科技项目培训班的三个月里,我认真观察后遴选了他。他的诚实、善癫痫微创手术多少钱良、勤奋、稳重吸引并俘获了我,这才主动诚邀他来家做客的。可是今天,他给我第一印象很不好。难道我先前看走眼?被他假象蒙蔽了三个多月?这个克己复礼的家伙!我开始后悔这次邀请。我起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绝不再对他这号人乱发邀请了。

  好一会儿工夫,他才从洗手间走出,立在那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第一次来我们家的客人差不多都这样,让眼前奇异的高价值的家具陈设雷住了,任谁都会情不自禁地要夸羡几句。可他却没说话。一副荣辱不惊见多不怪的样子。

  我一边请他入坐,一边慢腾腾地要亲自给他沏茶,平日这是宁姐的职责所在,现在,热情的样子我还是要装下,虽然有些不情愿,起码的礼仪还是应该有的嘛。

  他起身摆手:“请您别泡茶,我不喝茶叶的……”

  狐狸尾巴开始显露。我笑容灿烂地征询:“那,请问您喝白咖啡,还是黑咖啡,拿铁、契默契,卡布奇诺还是猫屎咖啡?”

  他显然是佯装出来的一脸诧异:“……猫屎咖啡?”

  我放弃了应有的矜持,颠抖起一条腿,轻蔑地说:“就是麝香猫咖啡。您懂的。”

  他脸上掠过一丝苦笑:“……我只喝白开水,您就别麻烦了。”

  这倒简便。我把水杯推到他的面前,脸上依然堆满笑容。佯装的笑,让人觉着脸部疲劳。

  他犹豫片刻,轻声地:“今天,我们不谈培训习题,好吗?”

  “那……谈什么呢?”像是知道谜底,我却故意询问谜面。

  “您看,随您的便。”他眨下眼:“只要您愿意,都天津什么医院治癫痫好行。”

  讨好!低级卑劣的讨好!拿我当脑残的黄毛丫头呀?此招我可见得多啦!哎哟,还名牌大学的优等生,出言如此平庸、落套、直白,倒使我平添许多怜悯。我压抑着冷笑,说:“还是由您挑个话题吧。”我明明知道捉弄人是不友好的。

  “那么,介绍一下我们家吧。”他一本正经地说。

  “洗耳恭听。”我得意极了,执意要看猴戏。

  “我父亲身体不好,一条腿受伤,残废……”他语气有些沉重。

  “不对呀,近期没听说有战争发生呀?噢,对了,国际维和,还有海运护航,倒是听说时有枪战发生。”我不礼貌的插话。

  可怜,他竟然体会不出我话中揶揄的意味。继续他的话题:“二十多年前,一场车祸……我母亲没有嫌弃父亲,与他结合并一直照顾他……然后,才有的我。”他眼里似乎有泪光。

  车祸?又是车子!我好像明白了他的用意:“这么说,您的母亲是位伟大的女性,我很敬佩!但,直说吧,我并不打算学习她。明白吗?”说完,我笑,无法止住狡黠地笑。笑泪溢出。

  他似乎没听懂我的话,缓缓抬起头:“我想,还是介绍一下我的妈妈吧,她是全国劳模……可以吗?”

  “没必要吧。”恶作剧该收场了:“我不会成为你们家成员,也就无须了解这些。”我开始纠结着最佳送客的辞句。邸高座钟嘀嗒嘀嗒走的很平静,一副不紧不慢的状态。

  忽然,我们家前院响起沉闷的车笛声,撩开窗帘,瞥见一辆显然不是我们家的大悍马越野车停了下来,我不无讥讽地说:“看!你妈派车来接你啦。”青春性癫痫病症状>

  “哈哈!”轮着他大笑:“我妈妈可没这造化,她只是位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清洁工人。”

  我糊涂了:“您不说她有车吗?”

  “是的。道路清扫车。”

  瞠目结舌。我蒙圈了。

  他起身告辞走了。我仍在那儿发呆。

  维修师傅抱着大卷的金属盘管费力地走来,进入洗手间后没多大会儿又转身出来,对着宁姐惊叫:是谁修好的,谁?你们不该找了我还另找别人,这不是敲我的饭碗吗?我那六百块钱煮熟的鸭子飞了呀!不过,这师傅技术还是蛮高明的,我佩服。哎,我来回路费你们总得给点吧?宁姐走进洗手间检查一番后,给了一百元。维修师傅笑眯眯地走了。

  须臾间,我从迷茫中跳出,回忆起只有他去过洗手间,似乎还捣鼓一阵子,具体干了什么,我女孩子家当时不便问,原来是他……我突然想起培训班里好像有人提过,说他在疏通管道方面有专长,能解决许多疑难杂症,技术操作简便又实用,还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呢;遂又联想起我今天对他轻蔑、讽刺、讥笑的行为,胸中霎时涌起无限的内疚和羞愧。择偶这么些年来,相亲阅人有两位数均未果,岂不就是在等待寻觅着他这样诚实、善良、勤劳而有出息的人吗?他虽不够高富帅,但他肯定是潜力股,是我的菜!我此时陡然自信起来,无比自信!坚定不移地认准三个月来我挑剔的目光不会错选,绝不会!

  客厅的邸高座钟真的很理解我的心情,嘀嗒嘀嗒嘀嗒走动的极快,像是告诫我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嘀嗒嘀嗒嘀嗒声突然幻变成追他追他追他……

  我毫不犹豫地冲出门外。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