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犹草芥也 > 正文

留守儿童的春天(十六)_市井看台

时间:2019-06-21来源:三国王者网

  留守儿童的春天(十六)
  
  文/兵兰
  
  转眼睛心怡在外公外婆的呵护下长到半岁了,由于町兰一直未能给女儿寄奶粉钱,那份艰苦辛酸也唯有父母能懂,父母明白女儿在外的那份不容易,所以他偿从来没有过一丝抱怨。
  
  眼看着小心怡天天长大,吃的出越来越多,以前一袋奶粉能吃上一个星期,可逐日长大后的她一袋奶粉就只能吃三五天了。
  
  有一天,外婆忽然发现能看到心怡肉肉的小牙床里开始稀稀地萌出几粒乳白色的小乳牙。那一刻,外婆感到好欣慰。
  
  “哎呀,这下就好了,我的宝贝孙女,你长小牙牙了呀,可以学着吃些面糊米糊喽。”外婆看着孙女一嘴的乳牙自言自语。
  
  “孩子他爸,今天赶集,你去街上为心怡买包米糊试试,看她能不能掺着奶粉吃。要不然,全靠吃奶粉,恐怕养不起她了,小家伙好象快长牙了。”一大早,外婆躺在床上跟外公说。
  
  “不行吧,现在心怡还刚好半岁,让她吃米糊太早了点。虽然买不起质量好的奶粉,但还是要让她坚持吃到七、八个月吧,要不然,以后孩子身体有什么不好,可害了她一辈子,也对不起女儿。她爸妈放心地把心怡交给我们,我们就得尽全力帮她们带好,就算我们大人苦点,可也不能苦了孩子呀。”外公边说边翻身起床。
  
  “没事,你先买一包回来我们试试看,如果她吃了不好拉肚子,还是消化不良,那就不喂她了,要不然,这买奶粉的钱从哪来呀?”其实在说这话的时候,外婆的心比谁都疼。
  
  自从把心怡放到家里以后,几亩地的庄稼,荒坡野岭的,外婆就不能象以前那样一个人早早出门,很晚才归家。现在要全心全力照顾孙女,所以就腾不出时间让外公去外地赚钱。
  
  只能抽雨天的时间在家帮人家编点草席,织点草鞋拿到街上当掉,母鸡下蛋了,一家人都不舍得吃,攒到集上去卖掉给心怡买奶粉。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可两位老人却从没张口问町兰要过一分钱。
  
  外公提了一串前两天织好的草鞋,拿到集市上,没多会儿就卖完了。于是,外公揣着一把卖草芏的散钱,忐忑不安地在街上转了半天,最后还是狠下心来买了一包米粉。
  
  回到家,外公说:“町兰她妈,这米糊一次别兑太多了,只是让她试着看,如果吃不了,就干脆别让她吃了。别人家的孩子都买高级奶粉,可我们孙女这么小却吃这样的米糊。哎,想想真是可怜的孩子。”
  
  “知道了,我也只是看她快长牙了,才想起让她先试试。”外婆同样有点忧心忡忡地对外公说。石家庄癫痫医院那里好
  
  中午,心怡睡了一觉起床了,外婆轻轻从床上抱起她,“心怡乖,孙孙乖,从今天起开始吃外婆让你吃学着吃一点饭饭了。”
  
  只见小家伙懂事地“吧嗒吧嗒”着嘴唇,看那样子好象听懂了外婆的话。
  
  外婆用小碗掺了一小碟水,倒了些米粉,倒了一小勺白糖进去,然后用勺子均匀地搅拌着,等搅拌成糊状时,就放进心怡嘴里喂着。
  
  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吃得津津有味,吃完了满满的一小碗后,外婆把她放在门坎前站立着,就去做事去了。她一个人不哭也不闹,乖乖地玩耍着。
  
  买不起玩具,外公帮她用花椒树枝削了一支咬牙棒,用一条红绳子系在手腕,心怡每天就玩着它,吮着它,陪着它一天天长大。
  
  这下子外婆可高兴了,米糊比起奶粉,差不多要便宜一半。后来,外婆干脆连米粉也不买了,买了些米在家,自己用家里的石磨磨些米糊煮好了喂她,这样省钱更多。
  
  用外婆外公的话说,可怜的心怡就象家里饲养的一头小猪一样,生的熟的只要喂她,她啥都能吃下去。
  
  其实,这对于后来心怡的健康成长也有很大帮助。俗话说,五谷杂粮,比什么补品都有营养。虽然日子过得非常拮据,可精心照顾她的外婆却给了她比城里孩子更多的精神食粮,那就是不挑食,不偏食,做个啥都能吃的乖孩子。
  
  2002年农历的8月11,小心怡一周岁了。一直孤苦伶仃守候在老家心怡的爷爷终于在那天拾掇好家里的一切,买了几包奶粉和营养品,腾了点时间来到外婆家为孙女过周岁。
  
  记得那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吃过早饭以后,外婆知道孙女爷爷要来,所以特意让心怡外公去集市上买了些菜,在家忙碌着准备午饭。
  
  一个人在堂屋里玩耍的小心怡,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倚着墙沿边挪步到外婆做饭的灶台前,还“呀呀”吵嚷着跟外婆打着招呼。
  
  外婆手上正切着肉,看着孙女今天竟然这么勇敢,能挪步走这么远。外婆高兴得合不拢嘴,赶紧解开围裙,擦干手上的油,伸手就抱着小心怡。
  
  “哎呀,我们的宝贝真乖,真能干,你看,竟然能倚着墙挪步走到里屋去了。来,站起来,走几步给外婆看看,等下爷爷来了岂不是高兴坏了呀?”外婆说着,把心怡立在堂屋里,轻轻地松开手,然后往前面跑了一大截,伸开怀抱试着让心怡走过去。
  
  颤颤栗栗的心怡站立了一小会儿,然后跌跌撞撞向外婆蹒跚着走去。
  
  “哈哈,我们的小孙女真的会走路了,我们羊角风在线咨询的小孙孙真的会走路了。”外婆抱起心怡欣喜若狂地嚷嚷着。
  
  “咯咯”“咯咯”地笑声在那一刻也溢满在小心怡圆嘟嘟的脸庞上。听着外婆爽朗的笑声,或许小心怡也为自己第一次能学会走路高兴吧。
  
  不多一会儿,心怡爷爷就拎着一大包东西来到了外婆家。
  
  “哎呀呀,哎呀呀,这不是我们的小孙女吧。来,让爷爷看看,让爷爷看看,怎么转眼睛就长这么高了呀?”爷爷惊喜交集地抱着心怡说。
  
  可心怡却一脸陌生地盯着爷爷,然后再看看屋子里的外婆,“哇哇”地大哭起来。
  
  “这哭什么呀,傻妞,这是爷爷,心怡的爷爷呀。你看,爷爷还帮你买这么多好吃的,别哭,让爷爷好好瞅瞅。”可是,小心怡还是一个劲地哭个不停,要朝着外婆那扑腾而去。
  
  “哎,没事儿,小孩子认生,你看这还是四个月走时见过她,如今都一岁了,早忘记爷爷长什么样了。怪不得她哭,爷爷对不起你呀?宝贝。
  
  “家里养了两头猪,还种了一些田,原谅爷爷从你走后就一直这么久没时间来看看你。心怡,爷爷真是对不起你呀。”憨厚善良的爷爷说完,禁不住老泪纵横。
  
  “要不是爷爷无能,没为你爸妈修一栋大房子,所以才让可怜的心怡那么小就离开了妈妈,跟外婆一起长大。真是苦了心怡的外婆外公,长大了,你一定得好好谢谢外公外婆。”爷爷还在一叠连声地说着。
  
  “没事,亲家公,最近身体还好吧?你看,我们也忙,所以这么久也没上你家去看看你,宏兵跟町兰有没有打电话回来?亲家母在北京还好吧?”外婆抱着小心怡,跟心怡爷爷一茬又一茬地唠嗑着家常。
  
  “电话倒是经常在打,可就是没能寄多少钱回来。你看,这信用社的利息每个月到了时候也催着我要,家里人情事务需要花钱。他妈在北京那边身体也不好,说老是咳嗽,风湿痛。
  
  “我让她回来算了,说房贷就交给宏兵他们慢慢还了。可她就是不听,还说趁现在能在外面多少赚点,有多少就帮他们还多少。哎,要是不欠这点房贷,这一家人在一起该多好啊?”心怡爷爷是个不爱怎么说话的老人,可看到可怜的心怡,还是忍不住跟外婆诉了很多。
  
  “是啊,亲家母这么大年岁还在外面打工,想想真的不容易。宏兵他们在外面运气听说也不好,前些天听说宏兵胃结石,差点把命都拿去了。还好,花了一点钱,总算治好了。本来在厂里工资就低,又老是这里不好那里不舒服的。你说,哎,这日子没办法,只能慢慢过吧。心怡的奶粉钱我们也不打算让他们寄了,存点钱早点把债还完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一家人早日团聚,就是我跟她爸最大的心愿。
  
  “还算无娘儿天照应,这心怡身体一直很好,感冒都很少有,现在能跟我们吃一些米糊面糊,吃点红薯土豆,饿不坏她了。她爷爷你一个人在家就好好照顾自己,不能做的活儿就尽量请工吧,身子骨本来就不好,别把自己累垮了,我们也不能帮你什么忙。”
  
  “心怡外婆,那你千万可别这么说,能帮我们带好心怡,就已经帮了我们一家老少很大忙了,养大女儿,到头来还要养女儿的女儿,你说,这世道。”
  
  “这可没事,手心手背都是肉,趁我们现在还能帮她带孩子,这也算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吧。”
  
  ……
  
  “咦,这不是心怡爷爷吗?哎呀,这可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稀客,稀客,心怡呀,你叫了爷爷没有啊?”外公从外面锄草回来,还抱着一捆杂草在门外,看着心怡爷爷来了,热情地打着招呼。
  
  “还说叫,连抱都不让我抱了。看,以后都不要爷爷了,跟外公外婆住算了。”爷爷再次拉着小心怡,试图能让爷爷抱一小会儿。不过,这次小家伙竟然不哭了,扑在爷爷怀里低着头玩着爷爷的衣扣。
  
  “看吧,爷爷就是爷爷,人亲骨头香,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让爷爷抱了,我就说我们的心怡最乖了。”心怡抬起头看看外婆,看看门外的外公,再看看面前的爷爷,不好意思地把指头含在嘴里,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吃完饭,一家人再次围着小心怡逗着,乐着,心怡好象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也在堂屋里尽情地玩耍着。
  
  “来,去爷爷那。看,我们小心怡长大了,会走路了呢?”外婆再一次把小心怡放稳在屋里,然后松开手,让她去爷爷那。
  
  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心怡也真的看了看爷爷,然后歪歪倒倒向爷爷那扑腾而去。慢慢地来来回回试探了几次,竟然发现刚满一周岁的心怡真的可以走一段路了。
  
  下午5点钟左右,外婆家的电话响了。
  
  “妈,我是町兰,吃饭了吗?”町兰的声音。
  
  “是町兰呀,你们下班了吧?听说宏兵做手术了,现在好些了吗?出门在外,身体要紧,好好照顾你们自己,别担心家里。饭早吃过了,这不是心怡的爷爷来给心怡过生日了,还帮心怡买那么多东西,他一个老人在家也不容易,看了怪心疼的。町兰呀,你们在外可要好好挣钱,争取早点一家人团聚吧,看你们一家人骨肉分离地,心里真不是滋味。”
  
  “知道了,妈,放心吧,宏兵好多了,医生说休息一个星期就可以上班了。你们别担心我们,我们会治癫痫病吃什么药好好好的,坚信总有一天这日子会好起来的。这不,今天心怡过生日,你看,我们都不能回来陪她,真是对不起,妈,代我跟小宝贝说声生日快乐,岁岁平安,健康成长。”
  
  “你还别说,町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这小家伙竟然开步走路了,刚开始她从堂屋倚着墙沿挪到我做饭的地方。我高兴极了,然后把她放好,让她独立站了一会儿,就试着让她走到我跟前,没想到,她现在都能走好一段了。”小家伙爷爷抱着的,听到外婆说着电话,她也吵嚷着要抢话筒。
  
  “你看,小家伙抢电话了。来,跟妈妈说说吧。”外婆接过爷爷怀中的心怡,把话筒凑在她耳朵上。
  
  “来,叫声妈妈,孙孙。”
  
  “喂,心怡吗?我是妈妈,对不起,妈妈不能回来陪你过生日,对不起啊?宝贝。”町兰在电话那边一声声地哭诉着低语,虽然心怡不知道那边的妈妈说些什么,可她还是“呀呀”在电话里跟妈妈附和着。
  
  “心怡,生日快乐,我是爸爸。对不起,孩子,愿谅爸爸跟妈妈都不能回来陪你过个生日。”电话那边是宏兵的声音,一声声的对不起撕碎了她们每个人的心,遥远的千里之距,可怜的小心怡却只能在电话里与爸爸妈妈过了这个难忘的一周岁生日。
  
  “呀呀”学语的小家伙尽说些谁也不懂的儿语,或许她听懂了爸爸妈妈的祝福,更或许她知道虽然爸爸妈妈不在家,可她用自己能懂的儿语感谢着这么多给她爱的亲人,她依旧幸福,快乐着。
  
  没过多久,奶奶也从北京打来了电话,电话里她多希望从没见面的孙女能叫她一声奶奶。可是“呀呀”学语的她还不会说话。外婆故意逗着她,抓她痒痒,乐得她“咯咯”“咯咯”地笑着跟遥远的奶奶亲热着。

【编辑:方烟雨】

心酸的回忆,辛苦的历程,欣慰的成长,亲情在传递,温暖在蔓延,小宝贝在成长,幸福也会悄然降临。问好姐姐,相信所有的付出,所有的艰辛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的,包括付出的母爱,包括孜孜不倦的努力,明天一定会更美好。愿你快乐,烟雨念安!

------分隔线----------------------------